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0-07-15 刊號:7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讓野生動物重返山林 野灣野生動物醫院

【文˙陳群芳 圖˙林格立】

一隻隻受傷的動物,觸動了一群野生動物工作者的心。他們不忍東部的救傷資源匱乏,野生動物受了傷,只能費時送到南部或西部,往往錯過救援的黃金時刻。為此,他們在2017年成立「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全台奔走倡議,集合群眾募資的支持,2020年在台東池上成立東部第一座非營利的野生動物救傷暨復健中心。野灣至今救援超過140隻動物,小到蝙蝠,大至黑熊、野豬,讓野生動物回家,是他們最大的心願。

▲江宜倫悉心替野豬清理傷口、做檢查。看著截肢處的肉芽,想像牠被套索困住時的痛苦與驚慌,令人不捨。

「框啷框啷」籠子裡傳來大型動物撞擊鐵籠的聲響,保育員俐落地用吹箭射出麻醉針,幾分鐘後規律而平靜的呼吸聲傳出,保育員抬出一隻25公斤的野豬。牠是前幾天中了套索陷阱的野豬,因為傷勢嚴重只好截肢,到訪這天正好目睹牠清創換藥。手術台上,獸醫師們替野豬戴上麻醉面罩,接上生理監視器,為牠處理傷口,現場屏氣凝神。

手術結束,保育員把野豬抬回籠舍,在一旁靜靜觀察,等待牠甦醒,確定牠恢復意識,大夥這才鬆了口氣。像這樣的救傷工作,三天兩頭就在此處搬演,這裡是位於台東池上的野灣野生動物醫院。

為野生動物請命

2015年底某日一早,當時在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擔任獸醫的綦孟柔,接到了台東縣政府來電:一隻被流浪犬咬的全身是傷的山羌奄奄一息,但沒有人力將牠送到屏東。可是一早收容中心的工作才剛開始,綦孟柔只能請對方先找就近的獸醫院處理;不料,下午對方再次來電,實在找不到能醫治的地方。匆忙結束工作,綦孟柔和同事趕往台東,接到山羌再回到屏東的手術室時已是半夜,山羌只剩微弱、隨時會停的心跳,最後只能讓牠在麻醉中安樂死。

山羌的死,觸動了綦孟柔,她驚覺東部的野生動物救傷資源是何等不足。花東幅員廣闊、地形狹長,從南到北200多公里的距離,卻沒有一間收治野生動物的急救站,受傷的動物只能送往南部或西部。費時的車程與移動時的驚擾,除延誤救治,也徒增動物的痛苦。於是綦孟柔動念要在東部建置野生動物救傷中心。她找了獸醫師江宜倫等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一起為野生動物請命。

當時還有正職工作的她們,一有空就全台跑,到處演講倡議,讓大家了解野生動物正面臨的困境。經過三年的奔走籌備,終於透過群眾募資籌得建置經費,野灣承租台糖牧野度假村的一棟空屋進行整修,讓東部唯一的野生動物救傷暨復健中心在2020年8月正式運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