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210705 刊號:64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隱藏在台北飲食中的福州菜

文.圖-魚夫

光餅長得像漢堡,可夾鮮蚵煎蛋一起食用。(圖/魚夫)

 

台北淡水有「阿給」,來自日本語「油炸豆腐皮」的音譯,久了被內化為台灣人說的「阿給」,但也有一種類似的「豆干包」,則是將油豆腐內裡挖空然後包肉餡,再用魚漿封口,放入蒸籠裡炊熟即成,這就來自福州了。

 

福州魚丸在台北的名店之一是「佳興魚丸店」,也在延平北路的巷子內,創辦人鄭伊凱就是道地的福州人;佳興的門口外也有家沒店招的魚丸湯,第一代是山東人,後來傳給女婿陳加星,據陳加星的說法,台北的福州魚丸最初是從江山樓附近賣起的,後來搬到了歸綏街,比佳興歷史還早。

 

現在福州魚丸全台都有了,常搭配福州傻瓜麵。台北有家赫赫有名的「南門福州傻瓜麵」,但我去福州卻不曾遇見傻瓜麵,後來才知道咱們說「燙」一些麵條,台語念作「煠」、「一些」作「寡」,因此念來讀音類似「傻瓜」,也就是請老闆「煠寡」麵來吃吃的意思,了解這個,就不會像我一樣傻傻地到福州去要吃傻瓜麵了。

 

福州人的紅糟飲食文化,對台灣的影響也很大,其中紅露酒、紅糟肉、紅糟肉圓、紅糟鰻鯗等,只是要一一釐清脈絡,就可寫本論文了,不過福州菜到台灣,連閩菜之王「佛跳腳」也慢慢出現台式佛跳牆一系,那就可見台灣人的創意了!

1 2
隱藏在台北飲食中的福州菜(圖/魚夫)

隱藏在台北飲食中的福州菜(圖/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