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07 刊號:340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如何「共製」:台灣共製演出的兩種基本型態

Feature|場館/國際共製怎麼「共/kóng」
吳岳霖

共製,字面語義是共同製作,通過資源(其中包含資金、人力、排練與演出場地等)的投資進行合作,常見於表演藝術、電影等領域。目前台灣常見的形式,有「跨國╱國際共製」以及「國內場館間的共製」,而「跨國╱國際共製」是相對早進行的,不管是從商業價值、文化流動等角度都帶給台灣不少衝擊。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顧問耿一偉認為,目前對「共製」(co-production)這個字的用法,有兩種含意,一是指金錢上的投資,這通常會以一位知名的藝術家為核心來進行,另一種是指兩個不同的藝術團隊,共同創作一個作品。前者類似電影,參與共製的單位可以藉此打響品牌,後者則往往有著文化交流或外交的意涵,背後所涉及的資源更廣,經常有政府機構與非營利組織的參與。(註)

 

以此為基本定義,可見其需有一定程度的組織資源支持,而以場館╱機構作為主要發動者,藉自身資源與其他藝術家、場館、團隊進行整合。於此,我想從近10年的場館製作進行回溯,分從「跨國╱國際共製」與「國內場館間的共製」的案例,初步呈現「共製」在台灣的基本樣貌。

 

國際共製:旗艦製作引領的浪潮

 

「跨國╱國際共製」不只是資源共享、媒合與交流,讓不同國家、文化、領域的藝術家或團隊能有更多資源進行創作,場館也可藉此去開發未來的製作導向、演出節目安排與規劃;另一方面,是通過這樣的共製關係,提升國際能見度,特別是已實質營運、尚未正式開館的場館也能提早布局。在場館╱機構為中心的關係裡,通常以「場館加上國外場館、團隊或藝術家」為目前常見型態;另一方面,部分國際共製會收納在藝術節的策展思維裡,以臺北藝術節為重要指標。

 

以國家兩廳院來說,「跨國╱國際共製」可以追溯得很早,比較有標誌性的形式應是2008年到2011年間的「旗艦製作」中的《黑鬚馬偕》(2008)、《歐蘭朵》(2009)、《鄭和1433》(2010)與《茶花女》(2011),邀請國際知名導演,包含盧卡斯.漢柏(Lukas Hemleb)、羅伯.威爾森(Robert Wilson)與鈴木忠志,與國內創作者、團隊合作,如國光劇團、優人神鼓、魏海敏、唐美雲等。其中,《茶花女》較為特殊的是在跨文化脈絡下,由鈴木忠志帶來「鈴木訓練法」(Suzuki Method)培訓。此後的國家兩廳院不再以「旗艦製作」規劃,但這樣的型態也延續到希臘導演狄奧多羅斯.特爾左布勒斯(Theodoros Terzopoulos)在國家兩廳院的邀請下,陸續完成《酒神的女信徒》(2016)與《葉瑪》(2018)兩部作品,不止於演出,也著重訓練體系的建構。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