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1-06-16 刊號:6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阮劇團‧18歲成年禮 用自己的樣子站上國家舞台

【文˙鄧慧純 圖˙林格立】

而一如許多鄉下孩子上到台北,都會經歷過一段變色龍時期,會偽裝自己的衣著、口音,怕被笑「台」,還在摸索「自己」是誰。這樣的歷程,阮劇團也經歷過,「剛開始演戲,主要都是遵循著西方戲劇的學派理論,但這三五年我們慢慢化掉了一些,也比較有自信、大膽的、不走傳統的路線。」找到自己,阮劇團從語言出發,凝視貼近土地的市井小民,他們搬演的劇本也從改編西方文本一路到台灣文學,近期推出的《十殿》,融合台灣五大奇案── 陳守娘顯聖、呂祖廟燒金、林投姐、周成過台灣及瘋女18年的故事元素,重新建構十段故事,往原創又向前跨一大步。

老故事,新視點

《十殿》受波蘭導演奇士勞斯基的《十誡》啟發,故事跨越1990年至今日,30年的跨度,是一齣史詩級的作品。故事設定在一棟台灣各城市都常見的住商混合大樓,這兒曾經風光亮麗、紙醉金迷,卻因921大地震成了危樓,荒廢成為都市的毒瘤,大樓裡的故事即是人世間貪、嗔、癡的縮影。

五大奇案,這些發生在百年前的台灣,案件凸顯真實人性,善惡有報的因果輪迴,勸世意味濃重。吳明倫爬梳資料,辯證思索,提出疑問,在今日已有律法制度,人們還會有信仰的需求嗎?人世間的遭遇苦難是否有解答、有出口?以往看五大奇案都是獵奇的角度,在當代可以用什麼角度重新切入呢?吳明倫採用的策略並非延續原故事,而是拆解事件、人物,分成〈樓起〉、〈孽鏡〉、〈火床〉、〈回音〉、〈針雨〉、〈樓崩〉、〈鈴〉、〈無神〉、〈鬼話〉、〈團圓〉十個段落,重新架構故事,並提出新的視角。

比如,五大奇案中受害者清一色是女性,在傳統社會,女性只有化為鬼才能復仇,女鬼是工具,是功能性的存在,只為了張揚善惡有報的勸世概念。但時至今日,已有律法制度的台灣,該會如何?吳明倫在從「周成過台灣」改編的〈針雨〉段落中,舞台上呈現周成離家後的場景,被遺留下的年邁雙親和稚子,女性成為唯一的勞動力、照顧者,吳明倫還把長照議題納進舞台,演繹周成之妻如何復仇?這翻轉的視角引人好奇。而周成留下的孩子,在編劇筆下成了繭居族,對應著七年級生被笑是草莓族,成為22K的一代,人生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找不到出口,是對當今七年級生很深刻的描繪。

汪兆謙的導演手法亦然,「其實〈奈何橋〉跟〈輪迴道〉我是用兩個不同的邏輯來導」,〈奈何橋〉是傳統的戲劇敘事,交代角色故事,有寫實的情節推進,但到了〈輪迴道〉是「反戲劇」的,汪兆謙打破戲劇的觀念,違背導演課所學的東西,把歌舞、魔術、模型都搬上舞台,讓人物跳出來跟觀眾對話,在〈團圓〉的章節中,製作組還真的做了一組模型,運用即時投影技術重述故事,提供另一種面對人生苦難解答的角度。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