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05 刊號:339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跨界對談

年度大作《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
文字 吳垠慧

魏海敏X許峻郎:

看見女性藝術家的覺醒、韌性和為此付出的犧牲

 

文字  吳垠慧

攝影  陳佩芸

 

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年度大作《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由王景生導演,魏海敏、張照堂、陳界仁3位國家文藝獎得主「同台」,透過張照堂1960年代「無頭」造像系列和紀實攝影,以及陳界仁在金門擎天廳、左營前海光劇校校址拍攝的影像設計,從回顧「京劇演員魏海敏」進而映現出「台灣人魏海敏」的時代輪轉,呈現如詩般的紀錄劇場形式。魏海敏在劇中重現6個經典角色的片段,此外,這位當代名伶首次在舞台上演出「魏海敏」的個人故事:戲是人生,人生如戲。

 

《千年舞臺》在國家戲劇院首演後,應「台積心築藝術季」邀請,於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演出。在新竹演出前,我們與魏海敏老師,以及資深戲迷、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許峻郎,就台上演戲、台下觀戲分享彼此的真實感受。

 

許:《千年舞臺》籌備3年,原本去年要演出,因疫情延至今年。演出後引發熱烈討論,我個人認為,這齣戲絕對是今年最特別的一齣戲,我們多數人都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戲劇形式,很特別,也感動,魏老師這麼努力且無私地把這麼多內心的事情搬上舞台。這次演出「魏海敏」,您會不會緊張?

 

魏:緊張倒談不上,反而是一步一步把這齣戲捏塑起來的過程,比較糾結、辛苦些。我們演傳統戲時,就是戴著面具演別人,動作自然就會這樣那樣比劃,但是現在要演自己,那該怎麼表現才好?導演(王景生)會告訴我哪些地方還不到位,但他主要是概念的形成,不是指導我表演的導演。因此,劇中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我自己再三推敲出來的講話方式,像在對別人傾訴,同時要清晰有條理、不廢話,沒有煽情和乞憐,這是我從沒有過的經驗。

 

Q:雖然您不是第一次演獨角戲,但這次經驗應該很不一樣。

魏:完全不一樣。我們用的是京劇這個載體,但也要破京劇這個載體,才能得到屬於現代不同的東西。劇中6個角色以前都是戲裡的主角,在《千年舞臺》卻成了配角,其他是導演挖掘出來想談的議題。我跟導演有很大量的訪談,他要我講從小到大的事情,再從中找出每一個點,非常不容易,不管是政治或父母親的關係,看似不相連的事情卻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你無法逃避和漠視它,戲劇反映的是人生。導演擅於營造話題,對「紀錄劇場」很有經驗,我一點兒都不害怕他會把我做成怎麼樣,才會敞開心,安心把自己交給他。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