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03 刊號:338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封面故事

前輩真情相談室
張慧慧

黎煥雄:「去談場夠重大的戀愛吧!這是最後關卡了。」

劇場導演

 

文字  張慧慧

照片提供  臺中國家歌劇院

 

身為河左岸劇團、創作社劇團、銀翼文化、人力飛行劇團創始團員,也曾任EMI唱片國外處資深經理(古典/爵士)10年,黎煥雄長期過著創作者與上班族的雙重生活,在40歲前後離開EMI,成為全職導演,目前於東海大學任教。他的生活一直有個對照組,導演/上班族,導演/大學老師、台北/台中……不變的是,劇場一直都在。

 

Q:40歲跟其他的年齡階段有什麼不同?

 

當時有兩個身分:劇場創作與上班族。兩邊擠壓是35歲後,那時創作社的創團作《夜夜夜麻》暢銷,我領了劇場第一份收入;在EMI也是個小主管了,做了幾個成功的案子,比如莎拉.布萊曼《告別的時刻》(Time to Say Goodbye),台灣被我們弄到簡直翻掉,她在美國賣了一個金唱片,台灣市場則拿了四白金。那個階段犧牲了好多,生活、睡眠、社交、愛情……就是被工作追趕啊,好不健康,但驚人。

 

40歲是最躁動、能量最大的時期,我成熟與初步驗證自己,都是在這個階段。40歲前做好多事情,但生活在我的系統裡,是卡夫卡式的惡夢,在失控邊緣。過了40歲,離開EMI,才知道生活很重要,開始嚴格規定自己每天跑步。45歲之後,就是時間來算帳了,去檢點完成/未完成什麼,去想還有沒有機會補考。

 

Q:如何吃飽,又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們有很大的傳統結構壓力,比如要負責、有擔當。劇場是我的選擇,我必須證明我沒有被劇場耽誤。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他人不該阻擋、批評,但你不能要世界替你買單,就要去工作啊!我在EMI的10年衣食不缺,但傷痕累累,當然還是有很多夢幻甜蜜的事情啦——我就是抖M。如果年輕世代是韓炳哲說的「倦怠社會」,那我們就是被虐世代吧。不知道是不是整個五年級都這樣,但至少我是,可能因為如此,我才扛得下我的35到45歲。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