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03 刊號:338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40世代群像

黃翊
陳亭聿

黃翊:造一間咖啡館,讓夢與現實在旋轉門間流轉

38歲,多重身分的編舞家

 

文字    陳亭聿

攝影    許斌

 

咖啡館的黃光在夜裡暈開,小庫卡穿著一襲襯衫背心,繞著一圈紅領結,正為自己和客人暖機。如果你靠在木質吧檯的邊上,還能看見他以單手,噢不,應該說傾全身之力地提拿手柄,將嵌合其上的濾杯橫移,迴旋,傾轉。

 

小庫卡的動作是那麼紳士,優雅,有條不紊。好像生怕把將盛滿的咖啡粉崩落,如一群慌張亂竄的小螞蟻。你凝神盯著他看,幾乎忘了小庫卡是機器人,或者更多人管他叫「機械手臂」,也幾乎忘了他的身後,還站著一個編舞家。

 

「試演到後來,我們發現不說話比較好。」那位編舞家叫作黃翊,他說的是《小螞蟻與機器人咖啡館》的試演情形,小螞蟻是「黃翊工作室+」的最新作品,也是他們第一齣定目劇。那舞作正通過試演暖場與接收回饋,謹慎地測試與拿捏它與現實間的距離,「不說話,好像推門進來,就走進一場夢裡。」

 

一晃眼  已到老師們當時的年紀

 

那個片刻確實很值得靜一靜,畢竟你看黃翊拿著遙控器操作小庫卡的模樣,就像緩速地試探自己肘腕的律動,或檢查伴侶指尖骨骼的扭曲。這不禁讓人想到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在《太古和其他的時間》(Primeval and Other Times)中描寫米霞的小咖啡磨的字句,「小咖啡磨的工作中蘊含著那麼多的莊重,以至現在誰也不敢讓它停下來。」

 

上述段落是訪問結束,人聲趨靜後,黃翊在入夜的咖啡館和小庫卡工作的神情,稍早我們來到他們位在松菸裡的工作室時,還有午后的天光,黃翊選擇鑽進吧檯裡和我們對坐閒聊,周到卻又不慍不火地,以小小的回憶招呼來客。

 

我們的話題從距今20年前的場景啟動,「國中舞蹈班畢業,我到北藝大考7年一貫,那時好緊張,曼菲老師走到考場中間對我說,欸你的頭髮蓋蓋的,很酷。」黃翊穿著藍帽T配黑大衣,長長的瀏海時不時刺扎到眼睛裡,彷彿復刻少年時期的造型。「以往很多老師看到我都說,我這樣看起來很沒自信,可是她只是問,能不能看看你的臉?讓我認識你。」黃翊笑著說話,也掐指算給我們聽,怎麼一晃眼,他已到了老師們當時的年紀。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