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03 刊號:338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40世代群像

黃翊
陳亭聿

 

黃翊先是帶我們走過滲水的回憶,再介紹實驗與調製舞作的神秘配方,然而每逢話至興頭時候,他卻能俐落收拾潮湧情感,自孤身煉金的浮士德姿態回神,將注意力拉回現場,「從這些作品中,我漸漸學會調節和社會的關係,探索與人溝通、連結的遠近。」

 

「我後來意識到,把想爭取的東西,或憤怒不滿的情緒放在作品裡,只是在宣洩。」他説,「你教訓了來支持自己的觀眾,但夢醒後,想改變的事情還是一場空。」聰慧的黃翊很快就發現,催動美好事物旋轉的動力,不僅封藏在力臂裡,搭載在單一結構中,更與宇宙中各種異質組成、粒子交互作用有莫大的關係。

 

關於現實中削弱藝術動能的那些困頓,他不再假託台上的眩暈來扭轉,而是選擇適時跳出夢境,走出實驗室,提步邁向兩廳院與文化部會相關人士的跟前。「我會去拍桌子啊!或是,請他們直接教我怎麼編寫經費。」黃翊笑道,「當年我的預算表很有名,因為我列的舞者薪資是別人的十幾、二十倍,他們看到卻像是鬆了口氣地說,黃翊,我們等這張預算表很久了,終於有人願意說真話了。」

 

2010年,黃翊選擇離開具固有傳統因此體制既定的雲門二團,自己創辦工作室,並在2014年達成全職舞團的目標,支付表演藝術工作者合理薪酬,讓參與者不必再斜槓接案諸如教舞的工作,更專注在舞作的研發、產製、巡演與舞團經營之上,也驗證如此的經營模式始能構成有助舞團運轉的良性迴路,防止能量的無端逸散和消耗。

 

創作動力投注在環境的永續

 

在全職的環境下,黃翊和夥伴們成功研發出更多富有原創實驗性的舞作。2014年,黃翊獲紐約Sozo Artists藝術經紀公司邀請,成為該公司的合作藝術家,他們開始帶著《黃翊與庫卡》、《地平面以下》等舞作到世界各地巡演,舞團已然鑽得更深,也拋得更遠。

 

然而,黃翊工作室並未選擇藉著這樣的動勢離心遠走,他們在意夥伴也掛念環境的現況,「走到極致能共鳴的人就越愈少,這是很現實的事情,可是表演藝術需要觀眾。」我們看見小庫卡連同舞者的力臂希望肩扛起的責任已不只關於自己,「我們的產業才剛起步,兩廳院才35歲,它還很脆弱,藝術家必須在創作的同時,把產業的觀念放進來思索。」

 

是以近年來,黃翊將創作的動力更多地投注在環境的永續,2018年在營運舞團之餘,「黃翊工作室+EDU計畫」宣告啟動,錄製課程與剛起步的未來藝術家們分享產業經驗,也投入文化平權的工作,開發口述影像觀念與技術,讓視障者也能夠聽見舞者旋動的聲音。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