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01 刊號:337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職人的門道

製偶最迷人的,當然是當它動起來的時刻
張慧慧

文字  張慧慧

攝影  鄭達敬

插畫  葉曼玲

 

訪製偶師   鄭嘉音X葉曼玲X阮義X余孟儒

一個表演藝術作品,要經由多少人的手,才能揉捏成形?在舞台上,創作者、演出者經常都是自由的,但幕前的開闊,得由隱身幕後各種繁複的手藝所拓展。習慣隱身在操偶演員與偶之後的鄭嘉音、葉曼玲、阮義、余孟儒是製偶師,各有美術設計、結構設計、製作專長,「職人的門道」掀開大幕,要去看見那些精密創造的製偶工序,如何立體建構出非人類觀點的新世界。

在一個尋常的宜蘭陰雨潮濕午後,鄭嘉音領著我們,踏上金屬層梯、撩開塑膠簾幕,穿梭在三幢老穀倉改建的無獨有偶劇團工作室空間中,製偶工廠、木工廠、排練場、戲偶倉儲的灰牆刻著舊時光痕跡,各式媒材、工具、戲偶被分門別類地悉心收納著,而小型形象各異的懸絲偶、執頭偶、杖頭偶、影偶,還有更多難以歸類的偶們或飛翔、或駐足在穀倉各角。

一只純白大奶小偶,迎著天光,坐在駐村藝術家宿舍窗邊,「魏雋展怎麼跑到這裡來了!」鄭嘉音解釋,「有齣戲曾請演員寫下自己想要變成的事物,有人希望成為魚、鳥……但魏雋展說他想變成穿著高跟鞋的大奶妹!」大奶魏雋展原被安放在製偶工廠,鄭嘉音笑:「我們的偶會自己亂跑,人來來去去太多了!」

新鮮的流動持續著,駐村藝術家、操偶師、木工師、焊接師、服裝設計師⋯⋯狗兒小牛看顧著人們來來去去,布料、木材、正在修繕的偶、雜七雜八的各式物件堆放在製偶工廠的四方大桌,美術設計葉曼玲正在為《沒有人愛我》(2019)的鼠婦補色,結構設計師余孟儒整理著《南管時光機》(2020)的小昆蟲們,同為結構設計師的阮義則拿著電鑽,正修補著關節結構。他們安靜且耐心地進行手邊的工作,偶有笑鬧與討論,空氣鬆軟。

這群年齡、成長背景各異的美術設計、製作設計在不同時間點加入劇團,用他們自己的話說:「製偶的人有共通的特質,我們可以辨識出彼此。」除了性格耐磨、愛手做,習慣跟偶說話,也是不同程度的內向型人格,偶是他們與世界溝通的中介。

最關鍵的或許還是謙遜。製偶師得將自我後退,完成導演想像,符合操偶者需求,傾聽周身微細之物,觀察生活中各種生命的動態,認識材質的個性,他們說:「製偶很花時間啊,永遠做不完,永遠有調整得更好的空間。」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