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01 刊號:337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扭動在台灣當代舞蹈的緊箍咒之間

雲門舞集《定光》的招魂動力學
樊香君

雲門舞集《定光》

2020/10/3  19:45 台北 國家戲劇院

《定光》

鄭宗龍在《定光》之前的創作脈絡,多少都具有不斷回返私密領域而折射他的文化身體招魂術意涵,好比《在路上》關於行旅情誼與地方想像的相互映射,《十三聲》關於兒時與母親回憶與艋舺街頭的相互返照。相較之下,《定光》的略顯蒼白或空泛,或許是身體與聲音技術尚未成熟以包容更多的感覺碎片,投射出我相信還存在於鄭宗龍創作脈絡中的私密領域。

 

文字 樊香君(舞評人)

攝影    林韶安

 

去年11月底,國際劇評人協會台灣分會(IATC TW)與台灣舞蹈研究學會合辦了兩場舞蹈座談,其中一場邀請了編舞家林宜瑾與林廷緒分享各自創作中的身體觀與民俗祭儀的精神觀,由舞蹈學者陳雅萍擔任該場講座主持人。我雖未參與該場講座,但從此講座組合即可理解其在台灣當代舞蹈界所具備的美學與歷史意義。

 

編舞家林宜瑾自2014年起即透過各種創作計畫試圖找尋「台灣人的身體」,《泥土的故事》為此企圖的初步嘗試,透過台語髒話「幹」來找尋某種象徵台灣人的身體發聲與發力位置。接著,她帶領舞者前往台南後壁進行「牽亡歌」田野學習,為2016年作品《彩虹的盡頭》採集民間藝陣身體;2019年的《渺生》剝除《彩虹》的符號與象徵系統,留下不停旋扭的步伐,以金屬裝置的輕撞聲、反射的光束,投射出某種宇宙層級的清靈感。兩齣作品各以死亡盡頭、生的瞬間「將過去嚮往西式的身體牽離,迎接屬於自己文化底蘊的當代身體」。(註1

 

另一位編舞家林廷緒的家族與民俗信仰關係匪淺,曾祖父林水龍為屏東縣東隆宮救護壇溫府千歲的乩身,為地方百姓指點迷津;母親亦出家為尼不時為地方亡魂舉辦拔超法會。於是其創作中有一條探索「民俗信仰」與自身生命經驗的脈絡。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