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1/01 刊號:337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場館體檢:這樣說.這樣做

國家兩廳院:成為2,300萬人不可或缺的場館
吳垠慧

 

「兩廳院不只是承辦節目的角色,我們不會要藝術家改作品,但場館同樣是受眾,責任是對外溝通,當受眾有疑惑,創作者能否回應?」這也須先克服會計項目並沒有可供「研發」核銷的技術問題,「得說服財務我們需要研發,這代表我們會投入一筆錢,但最後可能沒結果。」

 

「找尋共製夥伴」與其他場館建立關係

 

場館之間締結夥伴關係打團體戰已成趨勢,館際合作節目共製、邀演、資訊交流等分享。兩廳院以前巡演多半基於公益或推廣,現則以「找尋共製夥伴」的方式與其他場館建立關係,「不是被動承接節目,必須要以主辦單位的身分提出行銷宣傳和推廣規劃,如果能進一步到兩廳院挑選作品,才是達到我們期待的目標。能邀演就是對作品的肯定,讓更多人看見作品並擴大社會影響力。」

 

館際合作也彌補兩廳院缺乏中型劇場的不足,如TIFA曾與雲門劇場合作,同時打破作品非上兩廳院演出不可的迷思。

 

2017年,節目企劃部成立「國際發展組」,任務是和國外場館建立對等合作關係,目前已有共製、結盟、互相推舉藝術家等合作模式。今年TIFA,兩廳院將聯合雲門劇場、臺灣戲曲中心、牯嶺街小劇場共同策劃「Taiwan Week」,邀集台灣團隊演出,並由兩廳院邀請國外劇場總監、策展人來台,創造團隊與國際媒合的機會。

 

 

接下來要想的是「變成不可或缺」這件事

 

任職至今,思考兩廳院的藍圖是什麼?劉怡汝提到數年前參加「國際表演藝術協會」(ISPA),一位劇場顧問分享的見解:一個劇場的發展,從求生、找到可以維持營運的模式,接下來要想的是「變成不可或缺」這件事。

 

兩廳院要怎麼成為台灣社會不可或缺的劇場?

 

大眾對劇場的想像仍停留在「節目」之上,很少檢視創作者與公共性的關係、觀眾的需求等課題,「我們提出想做的方式和方向,但如果大家不喜歡以前的樣子、卻又不喜歡改變,整個產業就會停留在迴圈裡打轉。」劉怡汝打個譬喻:「我希望兩廳院的影響力能像我家冷氣,你感受不到它狂吹在臉上的不舒適感,但你會隨著它呼吸和享受。」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