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0/11 刊號:335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聚光燈下In the Spotlight

創作真可怕,但我感謝創作

戲曲編劇

陳健星  創作真可怕,但我感謝創作

打開他的作品清單,洋洋灑灑,從歌仔戲到京劇,從劇場到影視,編劇「陳建星」的名字出現頻率之高,讓人懷疑他是否有超高效率的特異功能,「不不不!我永遠在面對拖延症。」從年輕開啟創作之門,一路陪伴人生,他用創作療癒自己,也藉此認識自己,明白自己的局限,明白自己對什麼有感。陳健星感嘆:「唉,創作真的好可怕啊!但我真的很感謝創作。」

 

文字 廖紓均

攝影  林韶安

「你應該很會安排時間吧?」採訪之前,我先列了陳健星歷年作品清單,從大愛台「菩提禪心」和「高僧傳」系列編劇、唐美雲歌仔戲團每年的兩部創作,到學校社團的演出與劇本編修,洋洋灑灑,相當驚人。此時,他連忙打斷我的猜想:「不不不!要有紀律活著太難了!我永遠在面對拖延症。」

走出「年輕」的迷宮

如果沒當編劇,陳健星現在應該在某個學校教書,他喜愛孩子,覺得每個學生都可愛;或者繼續求學,取得博士文憑,因為他熱愛追求知識,有著讀書夢;也可能成為一名天文學家,這是他小學時的願望。他想過很多事,現在卻成為一名編劇,並且與多數編劇一樣,患有強迫症和拖延症。他每天都與自己為敵——強迫自己蒐集資料,強迫自己放下資料;告誡自己別再拖延,但自己總是拖延到最後一刻。「我第一次寫售票演出時,壓力很大,居然對製作群說,就算逼死我,也寫不出來。」他笑著說:「現在會考量到現實層面了,努力學習腳踏實地,不像年輕時那樣充滿理想。」

決定成為一名編劇,是在很年輕的時候。

「年輕」,對一切事物來說都是好的,唯獨創作。總覺得年輕是白璧上的瑕疵,美麗,卻難以忽略遺憾。有人說他很會寫死亡,又有人說他擅長家庭喜劇,更有人怕他寫著寫著就出家了。陳健星聽了,似乎覺得很好笑:「我是為了劇團才勇敢的,我實在太貧乏了。」在創作上,年輕讓他戰戰兢兢,遵循既定想像,不敢貿然顛覆。「像是《文成公主》,我沒有寫好。文成公主在藏人心目中地位很崇高,我想保持這樣的神聖性。現在想想,文成公主真的是很好的題材,能討論很多議題,可惜我沒有好好把握,錯過了。」

然而現在的他已編劇多年。即使在戲曲的世界裡,他依然年輕,但已能憑藉多年創作經驗,看見更遼闊的風景。如果在以前,問他如何安排唐團鐵三角的演出,年輕編劇、資深戲迷的陳健星一定會說:「歌仔戲就是要看生旦談戀愛嘛,如果不讓唐老師和秀年老師談戀愛,怎麼可以!」現在,他會回答:「我已經敢拆散他們了。」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