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0/11 刊號:335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焦點專題Focus╱巨人如太陽 照出未來的光—貝多芬250周年誕辰

貝多芬如何與現代表演藝術對話?
楊千瑩

重組演奏曲序  建構一個完整的體驗

白建宇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集展演

貝多芬兩百五十周年誕辰,鋼琴家白建宇選擇用一個最經典的方式來紀念——完整演奏貝多芬的卅二首鋼琴奏鳴曲。然這八場音樂會中曲序的安排十分特別,既不以作品號碼來排列、也不完全依照先後順序來排列。本刊特邀鋼琴家楊千瑩專訪大師,專訪中白建宇說明緣由:「這些曲子已存在兩百多年時間,身為演奏家,我們理當賦予它一種新的面貌。我想呈現的不只是一首首的奏鳴曲,而是與觀眾一起,在這系列演出進行同時,創造出一整個完整的音樂作品。」

鋼琴家白建宇

 

 

文字  楊千瑩 國立嘉義大學音樂系副教授

圖片提供  臺中國家歌劇院

演奏貝多芬卅二首鋼琴奏鳴曲,對所有的鋼琴家來說,是一個終極的里程碑。除了音樂本身的分量超重,長達七、八場的系列獨奏會,不但考驗行政團隊的規劃執行力,更考驗音樂家本身的體力和腦力極限。近十年來,有不少鋼琴家在台灣演出這個大規模製作,有些鋼琴家選擇用傳統的方式排列音樂會的曲序,也就是以作品號碼(或寫作年代)來排列;有些鋼琴家可能會考慮票房的平均度,在每一場安排一首主打的名曲,然後再思考搭配的曲序。今年底,台灣旅歐鋼琴家林姿茵,也將彈奏貝多芬卅二首鋼琴奏鳴曲,她以主題性的思考,分別以「英雄」、「永遠的愛人」、「田園自然」、「永恆」等標題,為其各場音樂會命名。

變動重組奏鳴曲順序,事出有因?

二○二○年是貝多芬誕辰兩百五十周年,鋼琴家白建宇選擇用一個最經典的方式來紀念——完整演奏貝多芬的卅二首鋼琴奏鳴曲。然而,這八場音樂會中曲序的安排十分特別,既不以作品號碼來排列、也不完全依照先後順序來排列。透過仔細比較白建宇近年來的貝多芬選集或全集,筆者開始思考白建宇安排曲序的態度。最後得出的結論有二:一是他將卅二首鋼琴奏鳴曲,以兩到三首為一組,作為一個半場的編排;每個半場的曲目似有一定的連貫性,比如調性相同,或是有相似的樂章編排。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