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0/10 刊號:334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即將上場Preview

戲劇
郝妮爾

王嘉明《物種大樂團》

劇場大叔瘋玩達爾文  搖滾演員家族史

從去年《物種起源》到今年《物種大樂團》,雖都與達爾文有關,王嘉明卻是「為了要甩掉之前的連結、觀點、敘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氣。」這次的演員從十歲到六十來歲,不限劇場表演者或素人,還加入了搖滾樂團「大象體操」,他將深入探討演員的家族史,以達爾文《物種起源》的十五個章節為骨架,設法給觀眾一條繩索按圖索驥——但若有人選擇直接拋下繩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嘗不可!

文字 郝妮爾 

攝影  林韶安

劇場導演王嘉明做戲主題的選定,毫無脈絡可循。例如在決定做《親愛的人生》之前,孟若(Alice Ann Munro)的書他甚至讀不下去;再如,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本來是朋友建議他做看看的,一讀發現不得了,竟和老本行(大學地理系背景)相通,從地質學、生物地理學的軌跡出發,激起他很大的興趣。

每次都是從這句話開始的:「我好奇從這裡出發,會做出什麼樣的戲?」於是新的挑戰就誕生。他造訪地獄,成為自己的魔鬼,在一次次做戲做到「好想死」的折磨中,依然能笑著說:「我不是因為本來就喜歡這個主題才做的,況且,那麼多東西沒接觸過,怎麼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實在值得給予「M」字認證。

從二○一九年的《物種起源》到二○二○年的《物種大樂團》,他的風格始終如一,哪怕相同團隊、相同名稱的作品重演,模樣也會生得迥然不同。因此,我們能否將《物種大樂團》視為北藝大版本的延伸呢?他回答:「我反而為了要甩掉之前的連結、觀點、敘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氣。」 若談到延伸,那麼只能說兩齣戲皆乃奪胎自達爾文,換骨成王嘉明的腦袋。至於《物種大樂團》還加入了搖滾樂團「大象體操」的跨界合作,不知此戲又會被他揉捏得怎麼樣? 

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知多少? 

《物種大樂團》的演員群成直線式垂直發展,從十歲到六十來歲的都有,不限劇場表演者或素人演員,有些是朋友的朋友介紹,合作多半與緣分有關,當初只憑導演拋一句:「不然你來演好不好?」對方說好,事情也就成了。 

王嘉明是一個如此相信機緣的人,「就跟達爾文一樣啊。當然他沒有提到機緣啦,只是不斷重複機會、沒有方向性……等等詞彙。」他進一步補充:「《物種起源》裡最重要的概念就是,這些物種的發展根本就沒有方向性,沒有所謂的進步、沒有所謂的意識控制,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有一個明確的網絡等著你整理。」 這對達爾文,或者是任何研究者來說,簡直是一重大打擊吧?選定一個主題,搞到最後才發現原來無跡可尋。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