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0/10 刊號:334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焦點專題Focus╱有植物的時光

創作靈感
張慧慧

林麗珍即席草書了《花神祭》中的〈秋折〉片段,她在捲軸中的最後畫上了一個影子,那是要退去的秋靈,「這是我。雪愈下愈大,祂的肉身不斷往後退……我感覺祂有感情……但總是要退去,才會有新的生命進來。《花神祭》在講的就是這件事情,退,讓其他生命有機會進來。」

「我以前害怕死亡,現在不怕了,我能夠坦然地談論了。當你知道死亡是生的捨,你應該要喜悅,終於可以捨去許多東西了,不用再承擔不必要的困擾了,有一個新的『身體』,讓靈魂更舒服自在。大自然都安排好了,這是多美妙的設計,因為人的不捨,才會讓肉身辛苦……」編舞家透過作品,嘗試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避免讓珍愛的生命因眷戀生苦,「他們如果再回來,焦慮依然會在身上……要讓他們舒服。不管這是不是真的,我們要相信。」

唯有感激,才可能產生轉變

林麗珍從生活對「自由意志」、「命運」、「輪迴」的本質進行深思,「我們是隨波逐流,時代帶著我們走,所有一切我們都無法決定,只能決定自己內心的狀態。你看,歷代的戰爭,我們沒有任何力量,只能跟著浪潮,像洗衣機,一滾就被帶著走,所有集體意識都捲進了混沌……」她頓了頓,「所有東西來了,你拒絕不了,像新冠病毒,就是一個種子,它在找出口,我們沒有招架之力。」

除了今年《花神祭》重演遇上的武漢肺炎,無垢幾個作品在台演出前後,都映照著致命的自然災難,諸如《花神祭》首演的前一年遇上了九二一大地震,《觀》則在當年碰上了八八風災。

「我會提早十 年。不知道為什麼,我感應得到。」她平靜地說,自然誠懇,彷彿在說「今天天氣晴朗」這樣的客觀事實,「我對環境很敏感,我擔心,所以才有這些作品。世界走到某個階段,不斷累積,一定會發生事情。像《醮》,那是大環境下的經濟發展,人與人的對立與私慾,那很危險;到了《花神祭》我看見環境,只能試著溝通,去感恩,知道自然有生命、有感覺,你才不會毫無感覺地動手,你會客氣;到了《觀》,我感覺水資源很危險,不斷被破壞……我相信不只是我,只要是對世界有關心的創作者,會不知不覺地在作品中反應出來。那不是刻意的,事實就在那裡。」

根據墨菲定律(Murphy's Law),事情如果有發生的可能性,不管機率多小,該發生的就是會發生。

「如果環境很好,那《花神祭》、《觀》、《潮》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沒有藝術也無所謂,生活就是藝術了。因為身體不健康了,才會有這樣的東西跑出來,那是暗示。」她頓了頓,「我們得轉變心態,去想這些暗示正在試圖告訴我們什麼。」林麗珍眼神不閃不躲,「唯有感激,才可能產生轉變。我們不能一直處在恐懼之中,人一恐懼,就會出問題,恐懼會使你喪失理智。今年,我想跟大自然、跟所有生命體說聲謝謝,我們是生命共同體,我們不是單一的,我們得感謝,去和解,共存。」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