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0/10 刊號:334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焦點專題Focus╱有植物的時光

創作靈感
張慧慧

對生活放上了心,生命就自然地環繞了過來,「休耕讓我有了細節,像是窗子一打開,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植物,一朵小花探進頭跟妳打招呼,看見陳先生種的花,原來那麼美。」陳念舟是景觀工程規劃設計師,專精杜鵑育種及栽培,但林麗珍老實招認,「以前他問我『好不好看?』我都說『好看!』然後就走了,很敷衍。現在,眼睛、耳朵張開了,才知道一朵花裡有那麼廣泛的世界。」

「創作是最後的結果,生活才是重點。所有的創作都來自生活的體驗,慢慢地濃縮,最後才完成一樣東西。我需要時間累積,創作沒有了不起,得要能感覺、能欣賞,這才會豐富你自己,讓你成為一個有層次的人。」她從五節芒花如雪的翻飛設定了《醮》(1995)人鬼神的中介空間;從一朵茶花的開落看見《花神祭》(2000)的四時運轉;從鴨腱藤種子的安定如石,種下《潮》(2017)中新生的契機……這些全來自她的生活體驗,「沒有這些,你只是在交代。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產生心跟心的交流。」

更重要的是,那顆從身體裡生根發芽的種子,成為藝術家創作轉折的關鍵點,「生了孩子,那是天崩地裂,拽到身體裡的撕裂、痛,無私的奉獻自然就出現了,意志力會被鍛鍊出來。年輕時只想要舞蹈啊,也沒想過要孩子,但孩子來了,妳就是媽媽了,潛能就出現了。」她自我分析,「《潮》最後衝出去的瞬間,生命就是冒險,必須竭盡所能,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生命得盡全力,衝出去,妳就會面臨所有一切,暢快、乾淨。」

失去,才能讓其他生命有機會進來

「創作隨著時空,內在有很大的衝擊,這些衝擊會累積到你的底層,時間成熟,都會『返』出來。」林麗珍說。

一九九五年成立無垢舞蹈劇場迄今的廿五年間,林麗珍僅推出天地人三部曲《醮》、《花神祭》、《觀》及其續篇《潮》,量少質精,她為人所知的「靜定鬆沉緩勁」身體美學,變形、凹折了一般所認知的「時間」觀念,「在我的舞蹈中,很多東西消逝,不知不覺來,不知不覺消失,你沒辦法控制,只能順著時間走。有些人說,你的舞蹈很美,但裡面有很多悲傷。」

「那是失去。你知道他就是要走,這當中有多少情感,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所有一切,像浪潮一樣,一波一波地帶走他。」林麗珍面對提問,多半能不假思索地以一種溫暖輕盈的方式,漫天摘星式地談論其生命觀,唯有談起去年離開了的愛貓弟弟、妹妹,有幾秒的遲疑,「我們在無明中會恐懼,恐懼失去,但這是必然,不捨得要放掉。像妹妹走了,我先生不捨,為她寫了長長的祭文,寫到我阻止他,對他說『你不能再寫了,寫到妹妹走不開,你也放不下。』我也對妹妹說『妳快走,菩薩會帶妳去一個好的地方。』傷痛會使我們成長,讓我們柔軟與體貼,這要持續學習。」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