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0/09 刊號:333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特別企畫Feature╱聽 ◢ 聲物學

第三堂課:表演學╱當代舞蹈
白斐嵐

文字  白斐嵐

攝影  鄭達敬

Q:先前宗龍曾在記者會分享疫情期間的隔離狀態,也提到了「安定」這件事。面對疫情,好像不免會讓我們重新整理人生,於是我也好奇有沒有什麼特定的聲音狀態與身體狀態,會讓三位產生「安定」的感覺?

林強(以下簡稱強):我平常有在拜佛,拜佛時很安定,教我什麼都不要想,雖然我是個凡夫,還是會去想(另兩人笑:「我們也是啊!」),但至少會開始有意識讓自己不要再想下去,我覺得這種「定」滿好的。

張玹(以下簡稱玹):我在很多地方都可以工作,作曲的確需要安靜,但我在吵雜環境也可以工作,只要沒有我認識的人在那裡。對我而言,「安定」是需要打磨的,這次疫情對「打磨安定」很有幫助(宗龍:「他從紐約回來剛結束隔離啦」)。我很享受十四天居家檢疫,唯一只想要出門去買咖啡而已。

鄭宗龍(以下簡稱龍):我在接觸大自然時比較會有這種感覺,特別是專注於觀察溪流、雲、昆蟲時,就不會胡思亂想。其他生活片刻還蠻混亂的,腦袋轉來轉去。另外在工作時,雖然頭腦也是很多事情,但會處在比較固定的狀態。應該說專注的時候,比較會有安定的感覺。

 

Q:張玹為了這個作品特別去學台語,你在台語中找到什麼獨特的聲音元素?

玹:我非常喜歡台語的音樂性、生活性。從小我爸媽在家就會講台語,好玩的是,我爸是高雄人,我媽是中壢人,他們口音也不一樣,但我還是不太會講啦!

強:如果沒有張玹,我和宗龍聊天就講台語啦!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