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20/09 刊號:333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即將上場Preview

戲曲
兆欣

文字 兆欣

攝影  林韶安

「山呀山喲連綿不斷,遠山接近山喲……」台大吉他社的學生們一字排開唱著《今山古道》,正以為是一台民歌金韻演唱會,怎知到了間奏,竟攆入戲曲鑼鼓:「倉台台七台……」倏地轉換廟會場景,陣頭家將踩著大鑼抽頭的鼓點霸氣亮相!他們高舉羅傘,步罡踏斗,簇擁著兩大神尊「李府千歲」和「囝仔公」,眼看雙方一觸即發,難道這是神仙大戰?但怎麼又選舉造勢的即視感?其實,這是明華園戲劇總團新作《鯤鯓平卷》一景,國家文藝獎得主陳勝國採集南鯤鯓地方傳說,有如卷軸般穿越古今兩百年,連環鋪陳故事,使明華園擅長的神仙戲和台灣鄉土歷史有更緊密的結合,讓眾人熟知、外台戲班常演的《囝仔公鬥五府千歲》多了當代人文關懷的精神。

一場神明大戰 開啟南鯤鯓代天府傳奇

台灣五府千歲信仰相當普遍,尤以台南南鯤鯓代天府有「全台王爺總廟」之稱,每到王爺壽誕,就有絡繹不絕的進香團,並曾於二○一七年舉行三百年一次的羅天大醮,獲頒金氏世界紀錄,可見其號召力。然而在代天府後方,還有個神秘的陰廟萬善堂,供奉著「囝仔公」,據說凡是來參拜王爺的人,必須也拜囝仔公,這不成文的規定,來自「囝仔公大戰五府千歲」的傳說。

傳聞中,囝仔公原是在槺榔山放牛的牧童,大雨中發現一處風水寶地,此處集天地靈氣,遇雨不濕,不久後於此處坐化(一說為暴斃早夭),聚地為神。而南鯤鯓的五府千歲因舊地被沖毀,尋覓新處蓋廟,恰恰相中槺榔山。囝仔公抗議,堅稱這是祂本來的據地,有銀針插地為憑;五府千歲則認為這是他們先發現的,有銅錢為記。雙方僵持不下,找來土地公作主,掘地之後竟發現是「銀針插銅錢」,誰先誰後難說清,於是雙方展開一場陽神對陰神、五大人對一小孩的大戰,最後由觀音出面化解,雙方共享香火。編導陳勝國說:「戰爭最後需要女性柔軟的力量來撫慰世人,即使神威浩蕩,最重要的還是慈悲之心。」

槺榔山傳說至今仍為當地耆老傳頌,據說當時原有數百戶人家,禁不起神仙大戰每晚飛砂走石所苦,紛紛遷走,最後只餘下兩家。陳勝國著眼於此,設計劇中雙方大戰一路打到現代,囝仔公鬥法移山倒海,台上同時有新聞播報颱風洪水。他說:「神明的法力最終是用來濟世濟民。」五府千歲大千歲見江河嗚咽草木同悲,不忍連累蒼生,不願還手,囝仔公看到自己衝動造成的慘狀,於是收手罷戰。如此編排手法與其說是穿越,更近乎平行時空,以古今穿插對照的方式重述傳說,一來呈現台灣人因敬畏自然,轉而對神靈虔誠;二來道出有權勢者爭鬥,受難的是無辜百姓,天人古今皆然。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