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210405 刊號:639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台北信仰正新潮--國立臺灣戲曲學院陳孟亮×劇場服裝設計暨塑神師李育昇

文ー林佳蕙.攝影ー顏涵正.圖ー李育昇、陳孟亮

國立臺灣戲曲學院陳孟亮×劇場服裝設計暨塑神師李育昇。(攝影/嚴涵正)

從百年古剎名寺,到新立的宮廟祭壇,台北市有不下百座的信仰聖地,在鄰里巷弄間扮演著庇護心靈的重要角色。而傳統信仰教人為善的本質並不退潮,透過文化創意工作者的投入與詮釋,可與時代的思想和習慣接軌,讓宮廟活動有了更活潑的樣貌,亦與當代生活產生更緊密的連結。

傳統宮廟中的流行痕跡

國立臺灣戲曲學院副校長陳孟亮,已擔任數回大龍峒保安宮「保生文化祭」的「家姓戲」製作人,回想當初廟方尋求校方合作的原因,便是想透過年輕人的創意與演出,為傳統祭典帶入新時代的氣息。在這樣的思維下,家姓戲有了不一樣的面貌,例如2016年他們所推出的《代面將軍》,即是改編自電影《神鬼戰士》的新編歌仔戲,她說:「歌仔戲本來就不像其他傳統劇種那麼拘束,可容納多種文化元素,編創的新劇本若夠精彩,觀眾的接受度也很高。如果一直演傳統戲碼,大家會覺得歌仔戲不過如此,演出新戲碼比較能夠吸引業界、年輕人和一般民眾。」

而從事劇場服裝設計已有十多年經驗、近年也為宮廟設計神明服飾的李育昇,入行的第一個劇場服裝設計作品,即為傳統戲曲的新編戲《曹七巧》所做。當時,他為了進行設計而多方蒐集參考資料,發現傳統宮廟中神明所著的衣袍上,保留了大量的傳統戲曲服飾元素,因而讓他對神明的衣袍產生研究興趣,他說:「在沒有電視的年代,大家把最好的娛樂經濟能量都給了戲曲,一般人的生活盈餘則捐給了神明,因此最好的東西就會出現在宮廟或戲曲舞台上。」

李育昇指出,現在看來,傳統的宮廟或戲曲服飾,其實都反映了當年的時尚,他說:「鑼鼓喧天的『咚咚鏘』,就像當時的重金屬搖滾,繞境活動則是一種派對,這些事物呈現的方式很類似,只是彼此關注的事情不一樣。」以此觀之,信仰的呈現方式與生活潮流其實密不可分,在宮廟的相關物件設計中,適時加入當代的符號或設計語彙,非但不違背原有的精神,還有助於宣揚傳統價值。

為信仰加入時代新詮釋

新時代的創意,為傳統的延續和傳承帶來了活水,然而創意的行使並非漫無章法,而是必須從劇種特色的基礎上進行發想,陳孟亮強調所有的時代新詮釋,仍應以傳統為本,才不至於失了應有的形貌。她以流行樂融入歌仔戲為例,如果僅以閩南語寫詞編歌,卻忘了使用七字調、都馬調、雜念調、哭調等歌仔戲應有的曲調,只會成為與一般閩南語歌曲無異的新作,而無法稱之為歌仔戲,「我們尋找的是熟悉事物中的新鮮感,可以在配器、節奏、板式上進行調整,但一些基本元素仍應存在,而非全部放棄。」

李育昇也認為,在不牴觸宗教禁忌的大原則下,設計師還是有極大的發揮空間。例如去年台北青山王繞境活動時,他受託為總統蔡英文特製贈予青山王的紅綾,便是依文公尺所定的吉數,按比例量製而成,但在紋繡的部分,他除了以五爪金龍作為一側的紋樣,還大膽地以藍腹鷴取代了傳統的鳳,他說:「青山王隸屬王爺信仰系統,王爺非帝君,照形制只能用到四爪的『蟒』,但這條紅綾是最高民意首長贈予王爺的禮品,所以破格用了龍紋,而我也希望這樣的物件能和台灣接軌,與其選用一輩子沒看過的想像生物,倒不如將台灣特有種藍腹鷴『鳳形化』,讓這樣的圖案更被大家所認同。」

1 2
李育昇將台灣特有種藍腹鷴「鳳形化」,融入於紅綾的設計中,讓大家更具認同感。(圖/李育昇)

李育昇將台灣特有種藍腹鷴「鳳形化」,融入於紅綾的設計中,讓大家更具認同感。(圖/李育昇)

由年輕世代參與演出,也能為傳統祭典帶進新一代的觀眾。(圖/陳孟亮)

由年輕世代參與演出,也能為傳統祭典帶進新一代的觀眾。(圖/陳孟亮)

李育昇近年開始參與「電氣神將大神尪」的設計,賦予神明袍服新視感。(圖/李育昇)

李育昇近年開始參與「電氣神將大神尪」的設計,賦予神明袍服新視感。(圖/李育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