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1-04-13 刊號:4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一刀一斧‧入木三分 木雕大師陳啟村

【文˙李珊瑋 圖˙林格立】

一塊粗獷原木,如何一眼看出隱藏其中的靈魂?陳啟村慧眼獨具,入木三分,巧手牽引璞玉傳神。

得獎無數的陳啟村是台南市無形文化資產的保存者,2020年更是雙喜臨門,獲得第14屆「國家工藝成就獎」暨文化部登錄重要傳統工藝木雕保存者與人間國寶殊榮。師承府城福州派,半世紀來,不拘泥於傳統佛像雕刻工法,積極汲取素描、油畫、雕塑等西方美學養分,中西融會,自成一格。

▲陳啟村源於福州派雕刻技法,充份掌握佛像靈動的神韻。法相莊嚴慈悲的阿彌陀佛,是陳啟村2020年的新作。

終生志業吞落去

「我偷偷地拿起桌上的小木角放入口中,在吞嚥的剎那,已經下定決心,這是我終身的志業。」最受疼愛的屘囝(讀音為ban-kiánn),卻在命運的安排下,國小畢業典禮當天,就離家拜師為徒。陳啟村回憶起45年前的往事,從喪父到拜師,難以想像的艱辛,至今深印心扉。

「我是鹽工子弟,道地的台南庄腳人。」出生在鹿耳門,剛進小學時,連國語也聽不懂,唯一的樂趣,就是埋首塗鴉。「母親看到我畫的豬,驚喜連連,還把父親叫過來看。」懵懂的年歲,藝術的根苗沒有被壓抑,才能成就今天的陳啟村。「我終身感恩父母對我的鼓勵。」陳啟村說道。

「想學雕刻,那是我們父子間的小秘密。」就讀國小五年級,父親辭世前不久的夜裡,在病榻上,把騎腳踏車摔斷手的陳啟村叫到床前,用微弱的聲音,表達心中對么兒的歉疚。父親雖然是公務員,但是養育七個孩子,再加上孱弱母親的醫療開銷,生活始終是捉襟見肘。升學無望的陳啟村,向父親表達未來的志向,沒想到這個心願,在父親去世後,悄然實現。

磨心才能出師

國小快畢業時,伯父愛憐地看著陳啟村,問他將來要做什麼?懂事的他,小小年紀已經了解家計的重擔,願意學習一技之長。半年後,原本屬於堂侄的機會,因他不想去,就這麼陰錯陽差地降臨在陳啟村身上。「畢業典禮結束後,我就帶著幾件衣物,和伯父去台南拜師。」福州派雕刻店「光華佛像店」是陳啟村學習木雕的啟蒙地。

「福州派要做四年三個月才能出師。」整整三年多的時光,就在打掃、出貨、雜務中消磨殆盡。學不到真本事的焦慮,經常按捺不住地湧上心頭。「其實我也曾經想要放棄。」某天師傅因為誤會而大聲斥責,正值15、6歲血氣方剛的年紀,陳啟村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一路飛奔到小小的房間內,所有積壓的委屈排山倒海而來,他情緒失控,掩面痛哭失聲。做學徒的規矩是差一天也不能出師,不但找不到頭路,還會遭人恥笑。「我不能讓父母蒙羞。」陳啟村漸漸沈靜下來,擦乾眼淚,默默下樓,繼續安份工作。「做學徒就是磨心。」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