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1-03-11 刊號:3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廢材的華麗變身 來自峇里島的馬爹木雕

【文˙陳群芳 圖˙莊坤儒】

老屋梁柱、廢棄的洗衣板、破裂的茶盤、工廠下腳料……,這些別人眼中無用的廢棄材料,在藝術家Made Sukariawan眼中,各個是寶貝。他拿起雕刻刀修修補補,讓廢料化身為天使、象神等美麗的藝術創作。木頭的紋理就是象鼻的皺褶、乾枯的樹皮成了月老的鬍鬚,Made把缺陷變完美,施展了化腐朽為神奇的魔法。

▲馬爹木雕落腳在台南老屋,從此廢木料和老家具都在這裡有了新生命。

近午的台南五妃街上,咚、咚、咚,敲擊木頭的厚實聲音傳來,湊近看,一位有著暖棕色皮膚的壯碩男子正在雕刻形狀不規則的木頭。隨手拾起地上的木屑,立刻聞到樟樹的香氣;抬頭望,屋子裡擺了許多別緻的木雕創作,台南劍獅、金山小白鶴、印度象神、亞洲龍魚……,宛如小型藝廊。幸運的話,還能遇上女主人用新鮮食材精心熬製的南洋咖哩。這個給人豐富五感體驗的地方,是來自峇里島的藝術家Made 與妻子洪玲芳共同打理的馬爹木雕工作室。

木頭是童年的玩伴

談起與木雕的緣分,Made說:「我八歲就開始學木雕,木頭一直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因為爸爸是木工,從小Made家裡就到處是一塊塊的木材。木頭的紋理、厚實的觸感,對年幼的Made充滿莫名的吸引力,常常趁爸爸不在時,拿起工具嘗試;雖然總被眼尖的爸爸發現而挨罵,他卻樂此不疲。Made向爸爸坦白自己想學木雕的心意,拗不過孩子的請求,爸爸帶他到附近工廠拜師,結下Made與木雕的緣分。

上午學校的課程結束後,Made就到工廠當學徒,起初只能在旁邊觀摩,一陣子後才開始練習磨刀。每天Made到工廠就是磨刀、替師傅整理環境,一個月後才終於能拿不要的木頭學習刻工。Made說,那時候能練習的木頭只有硬梆梆的黑檀木,新手不懂控制力道,常一個不小心就把刀子弄斷而挨罵。反覆練習兩週以上,師傅認可後才能學習更進階的技巧。當其他人耐不住無聊而放棄,Made卻越學越起勁,就連禮拜六、日也是做完家事就往工廠去,磨練紮實的基本功。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