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210305 刊號:63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虛擬明星的幕後催生者--特效化妝師

文-張雅琳 攝影-黃政達

特效化妝師透過彩妝技巧,為影視角色注入鮮明印象。(攝影/黃政達)

「特效化妝?跟彩妝差不多吧!」「是不是都在畫鬼啊?那萬聖節的時候就可以派上用場了!」這些,都是外界對特效化妝常有的認知。隨著台灣影視產業創造出越來越多IP角色,彩妝的視覺效果也更備受重視,特效化妝的重要性因此被更多人注意。

不到30歲的特效化妝師儲榢逸,參與過諸如《角頭2》、《樂園》、《紅衣小女孩》、《女鬼橋》、《誰是被害者》等電影和影集,2018 年更以《麻醉風暴2》奪得第53 屆金鐘獎美術設計獎。「特效化妝在拍攝過程中扮演滿重要的關鍵,我都稱它是在『創造另一個虛擬明星』。」在他的巧手下,總能打造出屢屢令人驚呼的畫面。

開拍前的準備
參與角色外型設定

特效化妝可不是拍攝時間到了就直接到現場執行,儲榢逸指出,通常團隊在開拍前就會接到導演的邀約,請他們針對需要特化的角色進行外型設定,共同參與劇本開發。早期導演就是片場的「王」,事事都是導演說了算,但隨著現階段台灣影視類型日趨多元,他也觀察到,導演開始釋出更多主導權,讓特化師放手一搏的創作空間變得更大。「就像以往要拍屍體,可能就找個臨時演員,在他身上做妝容,現在我可以做出一整尊就像藝術品般的屍體道具!」儲榢逸語帶興奮地說。

電視劇《誰是被害者》中,每個受害者的死亡方式,都牽涉到犯案手法,因此特化效果和劇情如何推進,其實是息息相關的,他舉例:「比如說劇情出現焦屍,從這個人死亡時是跪姿、站姿,到屍體被燃燒的狀態,我們都要想辦法模擬跟還原。」有時為了戲的連貫性,也會需要先設計出和演員身形等比的翻模,經過雕塑調整後開模取出模型,儲榢逸用淺顯易懂的說法比喻:「大概就類似雞蛋糕模具那樣。」這樣一來,一塊塊黏貼在人臉上、類似矽膠材質的假皮特效道具,就可以利用模具被大量複製出來。

跟拍時的挑戰
分秒必爭隨機應變

每當新戲開拍,就有如上戰場,儲榢逸苦笑說:「『時間』永遠是我們最大的敵人。」他回憶,自2011年起文化部推動類型片補助計畫,台灣電影開始加入大量特效元素,當時業界都還在摸索,熬夜趕工是家常便飯,「可能一個禮拜內就要生出一個大型道具,或是拍攝前一天才被通知明天要做的東西是什麼。」近年來,有經驗的劇組已逐漸建立一套完整的SOP流程,讓特化師可以更充裕地做準備。

有別於尋常的受傷妝、老妝,儲榢逸提到,最困難的就是奇幻類型角色,「假設今天要做一個大家都沒有真正看過的『魔神仔』(môo-sîn-á),又要形塑出跟其他影片不同的形象,就需要靠設計突破。」在電影《紅衣小女孩》的角色造型中,他考究百年榕樹氣根糾結的姿態所創作的紅衣小女孩,鬼樣駭人,而且要在6歲小孩的有限耐性下,搶時間做完從頭到腳的妝,也是不易。又或是噴血這種結合動態表現的特效,動作如何做到位、鏡位怎麼擺,也都是特化師要在現場緊盯的範疇。

1 2
在確定開拍前,儲榢逸會先與導演、劇組人員討論角色造型走向。(攝影/黃政達)

在確定開拍前,儲榢逸會先與導演、劇組人員討論角色造型走向。(攝影/黃政達)

製作傷妝之前必須先在皮膚表層以白膠打底,再透過調色盤,調出符合戲劇效果的色彩。(攝影/黃政達)

製作傷妝之前必須先在皮膚表層以白膠打底,再透過調色盤,調出符合戲劇效果的色彩。(攝影/黃政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