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報導 發行日期:2021-02-10 刊號:121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2021開運起手式 逆轉勝看這裡 讓你見證奇蹟 揭開地球佛國奧秘

張淯 社長

1995年12月17日,悟覺妙天禪師在「印心禪法見性成佛」大法會上開示,現場六萬餘人與會。

根據引領科學有一百五十餘年歷史的《自然》雜誌(Nature)的報導,劍橋大學考古學與人類學系教授瑪塔·拉爾(Marta Mirazón Lahr)於2012年帶領她的團隊到肯亞的納塔魯克(Nataruk)地區,開始其遺址的發掘工作,從地層中出土的大量貝殼等沉積物來看,遺址所在的這一片荒漠原先是圖爾卡納湖綿延的湖岸;並從碳14與光釋光等測定結果顯示,遺存年代距今可達一萬年,處於更新世與全新世之交。研究團隊發現至少27具人骨遺骸,顯示出其生前遭受捆綁與凶器的襲擊,這些現象讓研究者們意識到,眼前的納塔魯克遺址很可能是一處石器時代的戰場──這是作為至今為止最古老、最明確的人類古戰場之一。

考古學家發現,遙遠時代的衝突通常會發生於兩個群體之間,而非群體內鬥,他們已會使用黑曜石銳器和弓箭,在更新世與全新世之交的這片湖岸上發生的是兩個狩獵採集遊群(band)之間的戰爭──通常只會為了爭奪食物與土地而戰。古代人從納塔魯克遺址的小規模暴力衝突,隨著時代推演,人類的戰爭行為也逐漸演變成規模影響更大的現代戰爭。

事實上,會有戰爭是因為我們人類在地球製造某種類似戰爭的能量,每當我們懷有恨意、想殺人,或無法彼此相愛,一種類似戰爭的能量就產生了!當這種能量聚集到一定程度時,就會化成戰爭──戰爭在此的意義,小至個人與個人間的意見不合或口角、肢體衝突,殺人或自殺;大至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戰爭,甚至災害,均起源於否定意念和情緒(例如仇恨、嫉妒、佔有、無明……等)累積到一個頂點後的必然結果!

悟覺妙天禪師表示,社會人心越來越惡,人心若越惡,所作的惡行越多,就會形成一種「惡」的氣場,升到天上後,就會造成共業,災難就會降臨。值此災難頻傳的今日,人民生活痛苦,追根究底是人類違反天理、大自然與人性所致,亦是人類共業所造成的。禪師認為,要避免這些災難,應該從改變人心開始。要如何改變人心呢?禪師表示,透過修禪,因為修禪者有大慈大悲之心,對眾生有廣大的愛心與無限的關懷,包括對社會、國家,乃至全世界,都有這種超越的愛心與關懷之心,這樣就能真正實現真善美的人生、家庭、社會、國家與世界。修禪之人會從內心發出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良心,這種良心的力量可以真正改變一個人,讓他成為好人!

何謂「良心」? 此乃人類天生本然之善心。《孟子.告子上》:「雖存乎人者,豈無仁義之心哉?其所以放其良心者,亦猶斧斤之於木也。」唐朝孔穎達所著《正義》中云:「良心即善心,善心即仁義之心。」可見良心具有能辨別是非善惡的認知作用。

悟覺妙天禪師表示,人的一生──色身也不過短短數十年壽命,在人間的一切早晚會隨著色身滅度而成空,但靈 性卻是永生不滅,因此,我們不該本末倒置,只顧著追求外在欲望,而忘了滋養靈 性。外在的追求永遠都不會有滿足的一天,唯有向內心而去,才能獲得真正的平靜,因為內心的本我最清淨、最光明、也最寶貴,而且有很多智慧、很多慈悲心,這就是「良心」。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悟覺妙天禪師於1999年舉辦「臺灣禪宗佛教會」(前身為『中國禪學會』)成立大會。

悟覺妙天禪師於1999年舉辦「臺灣禪宗佛教會」(前身為『中國禪學會』)成立大會。

2011年8月23日成立「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簡稱『救世會』),在成立大會上會眾座無虛席,聆聽悟覺妙天禪師開示。

2011年8月23日成立「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簡稱『救世會』),在成立大會上會眾座無虛席,聆聽悟覺妙天禪師開示。

悟覺妙天禪師於1990 年赴經濟部月會演說,部內同仁們對禪師所開示的「禪的境界」很感興趣。

悟覺妙天禪師於1990 年赴經濟部月會演說,部內同仁們對禪師所開示的「禪的境界」很感興趣。

臺北看守所所長吳賢藏(右)領著悟覺妙天禪師(左)進入所內,以印心禪法為煙毒收容人解毒。吳所長推崇此法已樹立立竿見影之成效,並贈送「毒解心印」匾額予禪師。

臺北看守所所長吳賢藏(右)領著悟覺妙天禪師(左)進入所內,以印心禪法為煙毒收容人解毒。吳所長推崇此法已樹立立竿見影之成效,並贈送「毒解心印」匾額予禪師。

2007年,悟覺妙天禪師(跪拜者右二)率領千名禪宗弟子,前往空相寺祭拜達摩祖師。

2007年,悟覺妙天禪師(跪拜者右二)率領千名禪宗弟子,前往空相寺祭拜達摩祖師。

2013年6月28日,悟覺妙天禪師參觀「森林鳥花園」,一隻大白巴丹鸚鵡主動飛來佇立於禪師手臂上,如弟子拜見師父般的溫順臣服。

2013年6月28日,悟覺妙天禪師參觀「森林鳥花園」,一隻大白巴丹鸚鵡主動飛來佇立於禪師手臂上,如弟子拜見師父般的溫順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