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20/01/15 刊號:1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一紙情深 「鳳嬌」催化紙的可能

蘇俐穎

【文˙蘇俐穎 圖˙林旻萱】

孩提時拿筆學寫字,運筆之際,掌緣與紙輕觸摩娑,筆尖在紙張上留下深淺字跡,較之今日電腦打字的普及,寫字不僅古雅,還有著難以言喻的情感,在字裡行間流洩。

打從蔡倫造紙伊始,紙與人類的生活相互牽絆,一同譜寫著文明演變,但這份羈絆,卻在今日邁向式微。

不忍紙文化的殞落,「樹火」的伴侶「鳳嬌」,以累積超過一甲子的基礎,邀請各方勇於跨界,探索現代生活中,紙的萬千可能。

*「鳳嬌催化室」以累積超過一甲子的基礎,邀請各方勇於跨界,探索現代生活中,紙的萬千可能。

 

為了回饋社會,老字號的長春造紙廠,在25年前成立了樹火紀念紙博物館,在這個大隱於市的空間,向大眾開誠布公地分享累積數十年的造紙工藝。

不過,這不過是個起點,就在2018年,距離樹火咫尺之遙的地方,本來是一間紙鋪的街屋經過重新改裝,搖身一變,成為「鳳嬌催化室」的基地。

樹火的誕生,是樹火紀念紙文化基金會執行長陳瑞惠對父親的一個紀念,成全了長春棉紙廠創辦人陳樹火想打造一座紙博物館的未了遺願,新長出的「鳳嬌」,則取名自陳樹火的髮妻陳賴鳳嬌,象徵了夫妻的形影不離,陳瑞惠將新品牌託付給女兒李依耘,希望藉著家族力量,守護紙文化的綿延不斷。

紙鋪翻新,重賦新使命

在人潮熙攘、店家爭相競艷的長安東路,鳳嬌低調得讓人稍不留心就可能錯過。然而一旦推門而入,首先迎來的便是出乎意料的驚喜。

從天垂降、型如雲朵的裝置藝術,正是耐久的塑料纖維,以造紙技術相遇的完美結合,這一開門迎賓的象徵作品,明確傳遞出了這一新品牌、新空間的企圖。

老宅的前身,是同屬紙廠關係企業的老紙鋪,經過建築師洪浩鈞的巧心構思,原本的木作裝潢卸除以後,大膽裸露出斑駁的磚紅牆面,左手側是同屬前朝遺蹟的紙櫃,右手側的那一面,則特地包覆上僅有0.6公分寬的金屬網架,搭配可自由拆卸、移動的鐵板,方便用於展覽、陳列。而由長春棉紙廠獨立開發或代理的紙樣,共計36種,都已陳列在上頭。

然而,鳳嬌的收藏遠不只如此。耗費人力的手工紙、不再生產的絕版紙、超過30年的老紙……李依耘拉開紙櫃,小心翼翼地向我們展示這些外頭罕見、傳家的非賣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