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19/12/16 刊號:12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甜蜜的野望 台灣巧克力的世界之路

蘇俐穎

【文˙蘇俐穎 圖˙林旻萱】台灣的美好,不走出國門、不深入遠地,還真不知道。雖是東方的蕞爾小島,多變的地理氣候卻孕育出豐饒物產,農民與職人攜手無間,專成就人之所以為的不能。誰料想得到,繼高品質的咖啡、威士忌與葡萄酒,今在國境以南的屏東,又崛起新興的可可產業,再度讓島國之名,昂揚國際。

(誰料想得到,繼高品質的咖啡、威士忌與葡萄酒,今在國境以南的屏東,又崛起新興的可可產業,再度讓島國之名,昂揚國際。)

就像茱麗葉畢諾許主演的《濃情巧克力》,保守小鎮的居民為巧克力所神魂顛倒,不能自已。巧克力有種神奇的魔力,雖源於中美洲,因著西方海權殖民的力量,流傳到海外,令全世界的人著迷。

美食作家謝忠道在《巧克力千年傳奇》中如此寫道:「在這上千年的可可豆歷史裡,巧克力從印第安人的錢幣,變成歐洲宮廷裡國王情婦的催情劑,從南美洲土著的飲料,成為現代人的高級甜食,巧克力並不一直是我們認識的樣子。」

可可樹引進福爾摩沙的時間,最早可追溯至日治,日本人由印尼爪哇引進,卻但因種植與加工技術無法克服,以失敗告終。種苗商與農友重新投入,性喜濕熱的可可樹終於在屏東扎根成蔭。

這幾年,國人在國際重要的巧克力賽事鋒芒畢露,也順勢喚醒消費者,原本你我只認得M&M's或七七乳加,但如今絕對有更充分的理由,踏入進階的精品巧克力世界。

海歸職人,詮釋在地風味

就座落台北市仁愛圓環旁、巷仔內的「畬室」(Yu Chocolatier),店主人鄭畬軒近來才在臉書上回顧,從2013年從法國海歸、一路走來的心路點滴。

製作著訴諸感性的巧克力,鄭畬軒卻比任何人都理性。從他的修業之路結束,回到台灣,誓言「反攻巴黎」的他,開始步步為營。

畬室開張,從最基礎、也最經典的品項開始蹲馬步,坊間甜點店的巧克力甜點不過點綴性的一兩種,但光就巧克力塔,畬室在最高峰時期一口氣推出七、八種。

直到團隊在基本的經典款已游刃有餘,才開始揮灑風味上的創意。想了解自己水平的鄭畬軒,2016年參加業界最具公信力、譽為「巧克力界奧斯卡」的ICA(International Chocolate Awards世界巧克力大賽),居然抱回亞太區一銀一銅,是台灣史上第一人,沒有巧克力文化的台灣一度掀起一股巧克力熱。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