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1110 刊號:62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走入視覺和聽覺的合奏聯覺—「有序音樂」配樂製作人

文-翁于庭 攝影-林冠良

配樂製作人楊易修的工作內容五花八門,資料蒐集、創作、錄音等都是他的日常任務。(攝影/林冠良)

無聲的影像,可能無法帶給觀者深刻的感受。以驚悚片為例,若將鬼魂出現的橋段抽掉音效與配樂,畫面上忽遠忽近的鬼魂霎時變得有點「俏皮」。但當聲音加諸其上,那份在戲院裡經歷的恐懼,彷彿附著在觀者身上,隨時可以透過腦海中迴盪不止的聲響,全然被召喚回來。

「對吧,平常你在看電影的時候,很可能根本沒察覺到配樂的重要性。」創辦有序音樂的配樂製作人楊易修笑著說,「但沒有音樂,這部片很可能就不是這部片了。所以『為影像服務』就是配樂師最重要的職責。」

擁有豐富影像配樂與作曲、編曲經驗的楊易修,介紹著工作台上的電腦、錄音介面、耳機、喇叭與小型鍵盤。充滿鉛筆畫記的五線譜散落一角,在在顯示創作時的靈感迸發與收斂濃縮的過程。

平日07:00-12:00

醒腦、計畫一天行程、找音樂參考

身為「晨型工作者」的楊易修,約莫上午7點時,就會以手機播放音樂把自己喚醒。「賴床的過程中最容易找到新的音樂、新的刺激。」在工作室簡單用完早餐後,楊易修便會坐上工作台,打開電腦進入工作狀態。

楊易修熱衷於計畫,這也是他一天工作的開頭。「工作的時間分配很重要,而計畫也幫助我可以更為有效率地推進工作。」接著,他會打開工作用的檔案庫,整理音檔時,也同步輸出下午進錄音室要用的小檔給相關工作人員。

「我特別享受『找參考』的過程。」每一件案子的類型不同,所需要的音樂特徵就不一樣。「覺得自己比較像『半研究型』的創作者。『參考』除了帶來靈感,也有助於掌握故事線背後蘊含的文化背景。」這跟楊易修自身的經歷頗為相似。自小學習音樂,但直到大學畢業後才踏入科班。他認為,自己相對「鬆散」的經歷更契合配樂工作時所需要具備的「廣泛接觸」特質。他非常享受從無垠的音樂資料中揀選出適合當下案子調性的類型選項。

「自己消化過資料後,與業主的溝通會更順暢。」楊易修說道。溝通,是接案生涯中最具挑戰性的部分。同行間溝通不順已是常有的事,更何況是音樂知識相對缺乏的業主。「那會是一段來回磨合與互相猜測的過程。參考資料是『轉譯』的絕佳素材,可以搭起增進彼此討論效率的橋梁。」

平日13:00-16:00

錄音室錄音

進錄音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與錄音師協調接下來要使用的麥克風並「試音」,再預估錄音的「音軌」數量。所謂「音軌」,指的是錄音時通過錄音源頭記錄下來的聲音軌跡,一般來說,曲子越複雜、樂器種類越多,需要用到的音軌就越多。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