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1110 刊號:62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聆聽:自然的聲音風景

文-江峰 攝影-林軒朗

雨滴落在水面、紅冠水雞突如其來的啼叫,都是自然重要的聲音紀錄。(攝影/林軒朗)

走過台北植物園,進入位於密林旁的國立教育廣播電台。穿過區內的園景,重重廊道,在一扇門後的播音室找到台灣聲景協會理事長范欽慧。她正為自己經營22年、也是電台裡最古老的節目《自然筆記》做準備。范欽慧說,自己從小便喜歡編織與蒐集聲音,以及串聯它們背後的故事,竟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一個資料庫。在過去幾十年的聲音探索與創作中,她深刻地聽見了台北的聲情底蘊。

陽明山的聲音寶庫

陽明山一直是范欽慧的重點研究地,她向來十分注意那些過去或正在消失的聲音。或許是外來種生物入侵造成原生種絕跡,又或者是人為活動改變了地景,她嘆息那些無人在意甚至感覺到的逝去妙音。范欽慧在傾聽聲音的過程中,也望見了一片土地的特色,所有生物的存在與它們的聲音都捎著專屬於那個時空的訊息。

人類的聆聽與其他生物相比非常侷限,但我們製造的聲音卻鋪天蓋地,使其他生物痛苦,同時也掠奪了它們的發言權。「在這個聲音已然爆表的時代,我們不需要特別去聆聽,而那是與土地的脫節。」

范欽慧希望鼓勵的是人們能重新打開耳朵聆聽。她提到陽明山國家公園成為台灣第一個「都會寧靜公園(Urban Quiet Park)」,將一地之聲音品質視為國家環境資產。她更將陽明山夢幻湖比喻為音樂廳,「那裡有許多特有種的聲音,像是台北樹蛙,你們會想去聽嗎?」她眼中燃著熱情地望向我們,一個很澄澈又深刻的提問。

陽明山一如台北城外緣的花瓣,粉亮鮮豔,將整座台北的聲景與美景點綴包覆。如花朵繁密,陽明山本身的聲景豐富,也顯現了台北作為一座聲音寶庫的多樣與珍貴性。

屬於台北的都市聲紋

提到聲音教育,范欽慧表示,應當從教育體制內的教師與孩童的增能做起,再納入社會教育,提升成人的美感。台灣聲景協會於2017年起舉辦台北聆聽日至今,場景從陽明山、淡水河至圓山,致力找尋屬於台北的聲紋。圓山,作為當今的交通樞紐,聲景部分可說是一片狼藉可怖。然而圓山在日本時代可是被選入台灣八景,曾經有過很美麗的聲/森景。而一旁的中山橋遺址與當年英勇救人而溺水的李再春銅像,一併地被城市遺忘,它們與當今的圓山共同瞭望著基隆河的寂靜與喧囂。

訓練台灣公民的聆聽美德與素養,能夠聽到其他生命的感官能力。以期能同理,進而不宰制他者,而這是透過聲音教育就能培育的「音果」。「對大眾來說,聆聽的目的,就是安靜的開始。」范欽慧這麼說。

觀看時,視覺使我們感覺到距離;當閉上眼睛,聽覺卻像環抱住我們一樣,聲音如同與我們相距毫釐。而聲音內在的能量與情緒,不論好壞正負,也都在這個台北盆地裡反射來去。正如生活中人們相互影響的情緒氛圍,地形與聲音之間亦有它們專屬的感性連結。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