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9/11/5 刊號:32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看不見的建築音樂廳的必須

訪建築聲學大師徐亞英
李秋玫

訪建築聲學大師徐亞英

徐亞英,建築世家出身,卻投入冷門的「建築聲學」,六十年來在世界各國的表演場館、會議中心皆留下了聲學設計作品,更為許多音樂廳音響把關、診斷並解決難題。他說:「建築聲學是複雜的學門,需要考慮實體鋼材、混凝土、木材等組合,在點、線、面空間外,也涉及物理學、心理聲學、音樂聲學……且必須以美學、心理學為出發點。」聲音從建立到慢慢衰減,是有發展過程的,「墨有五色,聲音也就像書法的韻味一樣,不能太快消失」。

建築聲學大師徐亞英

圖片提供徐亞英

現場聆聽一場的音樂演奏,最關鍵的因素是什麼?頂尖的演奏家?名貴的樂器?還是絕佳的曲目……有沒有想過,若是沒有一個好的音樂廳,即使前者條件再好,對於聚集在這個空間的人們來說,都是一場大災難!人們往往只關注得到音樂廳外觀的設計,對於內在的音響卻難以判斷,然而,成千上百人盛裝打扮、在台下並肩齊坐,為的不就是讓耳際傳來純美的音響嗎?

建築聲學家徐亞英,做的就是為音樂廳音響把關的工作,六十年來在世界各國的表演場館、會議中心皆留下了聲學設計的作品。全球建築聲學家總共不到兩百位,亞洲最為知名者更是非他莫數。「建築聲學」聽來陌生,但簡單來說,包含了「噪音隔絕」與「室內聲學」兩者,尤其在音樂場館內,更需要倚賴聲學專家與建築師的密切合作。一九三四年生於建築世家的他,原先學的也是建築,但因熱切的藝術愛好,讓他毅然投入冷門的建築聲學。

至今八十五歲仍精神奕奕的徐亞英,談起衛武營的聲學設計,完全不像是一位剛下飛機便立即驅車前來的旅客。他促狹地笑說:「哥倫比亞教授曾經寫過一本書,書名就叫做《耳聾建築師,瞎子聲樂家》,意思就是兩者各管各的。」幸虧擁有建築背景的他,能夠站在對方的立場溝通、說服及引導,共同建立完美的聲響。「建築師的派別很多,有新古典主義、解構派……但換個角度,看不見的聲學卻是最難的。」盡力維持美觀,又滿足聲音的需求,最終做出完美的成果,徐亞英驕傲地說:「證明他不聾,我也不是瞎子!」

設計音樂廳聲響的幾個必要考量條件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