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 發行日期:2009/06/07 刊號:30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比賽第一,友誼第二

 不斷增高的是亞洲、日新月異的是中國,睡不著的是北京上海廣州。置身於中國,一個巨大的Shopping Mall,活下來的,都是身經百戰抗壓力抗憂鬱症抗過勞的高手。此前,則是日本。

    有一句戰略口號叫:用空間換時間。在這樣一個時間不斷裂變、新事物層出不窮的時代,一個人恨不得三頭六臂事事爭先,否則就被遺忘就被拋棄就被淘汰。想不變成永動機一樣的動物也難。

    上一個時代,人人奉獻為的是搞革命,這一個時代,人人奉獻為的是搞經濟。這一個時代看上一個時代可笑、不值,上一個時代看這一個時代不懂、可悲。崔健歌唱得好: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現象還未釐清,結論早已過時。

    經濟管理類的書籍永遠熱賣,機場書店永遠在播企業管理的傳經送寶,看的人永遠如癡如醉。傳媒界亦如是,最害怕天亮一睜眼,頭條新聞漏報;最害怕重大事件不在現場;最害怕歷史節點未被總結呈詞;最害怕影響世界的事情被處理輕了於是把每一個事情都擴大化處理。

    「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豬香,幹得比驢多」,這種上班族的調侃,成為某種軟性抗議。解悶的開心網之所以風靡一時,是因為其解壓功能。畢竟,開心也是一種生產力。

    (文/胡赳赳)

    不當農民

    養兒不讀書,不如養頭豬。讀書為什麼?為了不當農民。

    農民在社會的最底層。7.2億中國人在中國社會的最底層。「士農工商」,這樣的排序已成往事。

    農民真苦——相比其他職業,農民的勞動量最大、不一定臉朝黃土背朝天,但投入產出比最低;農村真窮——國家的巨量基建項目和設施都落在城市,農村只是被擴張與蠶食的對象,最大的價值是土地價值;農業真危險——沒機會列入十大產業振興規劃,就連和農業相關的興修水利之類基礎建設和農產品加工業也蹤跡全無,彷彿中國從來就不是農業大國。

    誰也不願當農民,就連農民工也不願當農民。在農村的中學,班主任對面臨高考的考生說:「想穿皮鞋還是穿草鞋,就在此一舉了。」以前的農村流傳著一句話:養兒不讀書,不如養頭豬。讀書為什麼?為了不當農民。養豬的丁磊不會被視為農民,他是中國百富榜上的人;而那些「農業戶口者」即使在城市打工,從事著365行的工作,依然會被視為農民。農民還成了形容詞,形容1:指的是某人局限於一個狀態不夠進取;形容2:特指對事物看不透;形容3:冒傻氣;形容4:不時尚。

    今天,每1000名中國人中有456人生活在城鎮。今天,6.06億中國人生活在655個城市和20000個建制鎮,基本上是農民的後代,是中國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的產兒。他們都成功地不當農民了。他們成功地脫離了農民、農村和農業,儘管他們吃的依然是大米、豬肉和蔬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