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9.09.01 刊號:九月號321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拓展平權理念 共享共融體驗

「國家兩廳院藝術共融工作坊」側記
吳岳霖、林立雄

易君珊則從障礙文化的觀點——身心障礙並不是指這群人必須被幫助,而是這群人在這個社會已形成一個社群、一種文化——進行說明。她認為,參與平權的演進過程便是在書寫歷史,去挖掘「共同」的可能性。同時,需要坦承、認清的是身心障礙者早被長期隔離的現實。

因此,易君珊與國家兩廳院的顧問關係,是嘗試建構一整套模式與規則,真正落實所謂的共融與平權。這樣的交流、討論及心態調整,皆有助於繼續推動共融劇場,且必須與場館內部、藝術家與表演團隊、觀眾持續溝通。劉怡汝想做的是,不同的人都能到兩廳院做一樣的事情,不管是參與藝術活動或進行創作,讓共融成為日常,才是推動文化平權的意義。這也呼應到楊慧珊的說法:「重要的是共融的意義,乍看好像是把不同的人放在同一空間。但是,大家是不是能夠有意義的參與,還有就是互相理解、互動也是很重要的。」

圓桌工作坊A組與B組:聆聽、觸摸與觀看的無障礙體驗

A組以「聲音有限,想像無限──如何規劃口述影像與觸覺體驗?如何貼近盲人與視障觀眾需求?」為題,邀請曾經為唐美雲歌仔戲團《夜未央》製作口述影像的演員盧志杰與障礙戲劇教學講師許家峰,進行個人經驗的分享與觀察。許家峰並非先天視障者,他大多數觀賞作品的經驗以過去的視覺經驗和想像為基礎。不過,許家峰對學員們拋出疑問:那些在失去視力前未曾經驗的,又或是先天視障者該如何藉由聲音想像作品?再者,視障者要如何接觸藝術創作?選擇藝術創作?甚至如何前往藝文場所,與其他觀眾們交流呢?

許家峰以過去參與黃翊工作室的「觸覺體驗」交錯自身經驗為學員們分享。他說,視障者因為沒有視覺概念,除了後天視障者能夠以過去經驗為想像基礎,創作者需要藉由「口述影像」及「觸覺體驗」,讓視障觀眾能透過聽覺與觸覺獲得想像空間。比如許家峰在黃翊工作室曾體驗過「踩年輪」,藉由踩踏高低不一的年輪感受高度差異,滿足視覺無法達到的想像空間。對於較難理解的空間大小問題,必須仰賴「觸覺體驗」與詳細描述、比喻,讓視障者能夠透過自我理解去想像作品。許家峰也鼓勵視障者主動接觸藝文活動,方式有:多詢問身邊的朋友,若是身邊朋友較少,也可透過社福機構或通訊軟體獲相關資訊。

盧志杰接著以錄製唐美雲歌仔戲團《夜未央》的「口述影像」為例。首先,他要求學員們閉上眼睛,並開始閱讀口述影像的內容。藉由聲量大小、語速急緩,除了劇情描述外,也穿插著調笑戲弄的「鬥嘴鼓」讓觀眾能夠在戲劇進行間感受到節奏的鬆與緊,如同身歷其境一般。除了示範,他也交叉著經驗分享,認為「口述影像」除了在劇情的講述與氛圍的營造外,讓視障者能夠聽得比明眼人所看見的更多、更豐富也是他的自我要求。學員們也因此對盧志杰提問:「口述影像會不會因此而成為『二次創作』?」盧志杰則解釋「口述影像」除了在打打殺殺、肢體動作較多的場景,以及戲劇進行的空拍處能夠依劇情摻入些許自我詮釋,整體仍是要恪守原劇中的情節描寫。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