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6 刊號:3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陝西高校申請博士點事件如何收場

  西安石油大學的教授羅靜說:“我們學校作為西北唯一的石油大學,不光在陝西,在全西北都不可替代。西北地區貧困人口多,學生到南方高校求學的成本高,在陝西省接受教育的成本低,既能保証教育水平,又能照顧社會公平。國家在博士點布局平衡上應適當向陝西傾斜。”

  到2006年,第十次博士學位授權審批工作結束後,國務院學位委形成明確判斷,認為我國學位授權點的布局工作已基本完成,新增博士點要重點解決學科布局不平衡和國家特殊需要的問題,用時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主任陳至立的話說,叫“拾遺補缺”。

  在此背景下,2008年,國務院學位委出台了29號、30號文件,由全國統一評審博士學位授權,改為各省學位委進行評審,評審結果報省政府批准,國務院學位委備案。

  2009年的這次評審,國家把陝西省劃歸Ⅱ類地區,在下一個規劃周期(2016~2020年)中,將採取同“研究生教育發達,學位授權體系能夠滿足需要”的Ⅰ類地區相同的政策進行管理,也就是說,今年的博士學位授權評審,也許是陝西省高校的最後一次機會了。同時,由于幾年前由部委劃轉到陝西省的高校多、夠資格參加評審的多,水平接近的多,名額少,競爭激烈,矛盾突出,各參與高校均視作頭等大事,壓力很大。政府也很為難。

  “我們為了申報博士點,幾代人奮斗了十幾年,從1997年開始醞釀,經歷了3任校領導,沒有人將這樣嚴肅的事情當成游戲。”羅靜教授說。

  西北政法大學研究生院院長王健說:“這是第一次由省里規劃、統籌‘申博’工作。如何保証政策貫徹落實?如何保護高校辦學的積極性?如何看待高校‘申博’的正常積極性?出現問題怎麼辦?都應想到。”

  但實際情形是,陝西“申博”出現了太多意想不到的問題。

  首先,國務院學位委的29號、30號文,更多的是實體性的原則規定,缺乏程序性的規範及明確的、可量化的標准作支撐;國家學位委本來有一套成熟的評審辦法,不知為什麼,它並未要求各省按照這個程序來評審。

  其次,陝西省學位委本可在評審之前,先行設計出一套公正的程序。上述那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西北政法教授也認為,從程序合法性上看,29號、30號文僅規定了要對擬立項建設單位的申報材料進行公示,因此,省學位辦未對所有申請單位的申報材料進行公示,說不上違反文件規定。

  他說:“我們只能從合理性角度來看。一個基本經驗是,沒有人敢在文件里公然寫我就是要實體不公正,但是在文件本身缺乏程序性規範的情況下,執行者完全可能利用程序設計,來破壞實體結果的公正。因此,合理的程序有保障實體公正的價值。如果申報單位的資料不公開,資料的真實性不能保証,而專家組正是依據這些資料作出的綜合評議,就難以平息人們的合理懷疑。”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