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6 刊號:3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中國GDP數據轉好引發宏觀經濟是否見底爭論

本刊記者 楊 軍 發自北京

  且不說4萬億投資的利用率到底有多高,單單這筆錢的流向,就面臨諸多質疑。“4萬億主要是用于投資和出口, 3800種產品出口提高退稅率,著眼的是出口,這都不能啟動消費。”劉福垣說。

  許小年認為,政府投資實際上並沒有帶動國內的生產,都去購買原材料的庫存了。而且大量的投資還會增加本已過剩的產能,繼續增加企業庫存。

  擴大投資是政府最能主動做到的政策取向,也是最能立竿見影的“保增長”方式。而中國經過30年的發展,投資拉動已見頹勢,全球的金融危機,又使出口市場嚴重萎縮,這種發展模式已經走到了盡頭。

  4萬億投資計劃的出發點是“保增長”,這是中國一向的策略。但中國現在最重要的問題已經從“保增長”轉向了“保發展”。中國央行在季度報告中也說,盡管穩定經濟增長至關重要﹐更重要的是要加快經濟重組、創新和改革的步伐。並稱,民間投資意願偏低。

  劉福垣認為,從發展的角度看,中國宏觀政策從2008年開始轉向,但到現在為止,效果還並不明顯,所以消費並沒有啟動。“現在百姓手中沒什麼錢,80%的百姓平均存款不過5000元。如果把4萬億拿出2萬億用于直接補貼底層消費者,看效果怎麼樣?”

  克魯格曼在不久前的中國之行中指出,中國在用處理短周期的方案試圖解決長周期的問題,所做的都是短期的刺激計劃,但不是根本上的改革。溫家寶總理在今年“兩會”時就表示,中國政府隨時可以提出“新的刺激經濟政策”。如果新的經濟刺激方案核心依然是保增長,那麼這樣的政策肯定依然是效果不彰。GDP增長的回暖,就只能是對未來經濟增長的一種“透支”,很可能成為下一場經濟危機的潛在誘因。克魯格曼認為,未來3年是中國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的關鍵期。

  本刊記者 楊 軍 發自北京

  “政府要做的是,要繼續執行經濟改革,釋放現有的需求,把潛在的需求轉變成為實際的購買力,讓中國人把錢花出來進行消費,而不是儲蓄起來。”許小年說。

  看上去很美的統計數字,增加了判斷宏觀經濟走向和進行決策的難度,多年來固化的“保增長”的思維方式和利益集團的強勢博弈,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中國經濟發展的關鍵決策。中國的宏觀政策方向,看上去是在向“保發展”轉向,但實際操作中卻更多地傾向了“保增長”。如果宏觀政策導向繼續“模糊不清”,中國經濟將失去對美好未來的把握。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