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0810 刊號:619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20 vs. 30 呂士軒一路向北的嘻哈故事

文-周頤 攝影-蔡耀徵、林冠良

剛滿30歲的呂士軒,有著鮮明的創作風格。(攝影/蔡耀徵)

從一位沒沒無聞的新竹少年仔,到現在走在台北街頭會被年輕人要求合照的「忠孝復興漢」,幾個月前才剛滿30歲的呂士軒帶著直爽的語調說,「台北確實改變了我不少,跟我小時候想像的不一樣。」一邊聊起他的20世代台北嘻哈故事。

二十之初 氣味相投的聚集地

一趟趟由新竹往台北的火車旅途,可以說是青澀的「新鮮鱒魚 Trout Fresh」呂士軒逆流北上的旅程。

從14歲開始接觸嘻哈音樂後,呂士軒會把每個禮拜500元的零用錢存下來,只為了坐火車上台北,到嘻哈青年們必訪的祕密基地——西門町。「那時候最快的車是自強號,票價140元我都還記得!」他認真地說。

當時吶喊著「No music, no life」的西門町淘兒唱片被稱為「西淘」,矗立在西門圓環的3層樓建築內,每一層樓都是樂迷的尋寶祕境。每一排陳列架間總藏匿著幾個緊抓著試聽機的識貨人。美國街上,則四處林立著販賣嘻哈服飾的招牌,千禧年時恰好迎上一陣嘻哈風潮在台灣蔓延高漲,潮牌服飾店Doobiest杜比斯在2001年舉辦「街頭文化祭」,打造了集結嘻哈四元素的舞台,美國街從此成為了嘻哈人聚集的重要地點。

對呂士軒來說,西門町更是一個讓他夢想成真的地方,在這裡他能跟其他愛嘻哈的人們一起站上舞台唱饒舌。描繪起當時的場景,他顯得興奮起來,「小時候我第一個表演的場合,就是街頭文化祭,兩天之內會有DJ、塗鴉、街舞、饒舌比賽。」他邊用手勢比畫,邊生動地說,「就是現在賣木瓜牛奶的旁邊、有一間便利超商的那個位置!」

二十的起初,是一個渴望自己聲音被聽到、被理解的時期,呂士軒也不例外。西門町開拓了他的眼界,讓他能夠站上舞台被聽見,也因此結識了許多饒舌圈的朋友,串起了和台北嘻哈文化的連結。

問起20歲那時對自己有什麼期許,他非常坦率地回答,「我覺得假久了就會變成真的,所以我20歲時每天對自己說:『我是饒舌歌手、我是饒舌歌手⋯⋯』結果就真的變成饒舌歌手了!」

二十之中 快步調的城市節奏

從作詞、作曲到影像創作,過去急性子、總是衝勁十足的他,學習範圍廣泛,總覺得「年輕時有時間,雖然沒有人家聰明,但只要比別人多做一點,雖然也可能遭遇多一些失敗,但成功的機會也會比別人多一點」。不難想像,呂士軒25、26歲決定上台北工作時,很快便習慣了台北快速的生活步調,節奏快的大城市與他的個性不謀而合,「快」便是他決定在台北做音樂的一大原因。除了快,台北也串聯起做音樂所需的不同網絡,有硬體、軟體,和最重要的「人」。「我的錄音室在台北,如果想要做很多事情、碰很多人,我就要跟著過來。」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