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0810 刊號:619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20 vs. 30 呂士軒一路向北的嘻哈故事

文-周頤 攝影-蔡耀徵、林冠良

 

剛上來台北,他最常做的事便是把一群做音樂的朋友都找來錄音室,大家聊天瞎鬧,玩到半夜。「上台北之後,覺得好像隨時都有人會找你去哪裡,也才發現在這裡其實有不少生活方式跟你一樣的人。」當時的漫天說地,不僅帶來音樂上的啟發,也從中吸收到不一樣的養分,「那時我還沒有出過國,也沒有搭飛機去過哪裡,所以可以藉由別人的嘴巴去認識世界,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事。」

自稱是「忠孝復興漢」的他,在20世代中半,開始在台北找到讓自己舒服的節奏。或許是在公司附近散步閒晃,熟門熟路的去吃水果攤旁的生炒鴨肉羹;或是像老饕尋寶一樣,挖掘到自己在台北最喜歡吃的拉麵。「這邊我很熟啊!看你想要吃什麼、要一個人還是很多人吃的,我都可以推薦給你!」呂士軒說著說著,讓人感覺散發無限的正能量,他口中的台北好像也因此變得明快又渲染力十足。

三十之後 正負能量並行沉澱

恰屆滿30歲的此時,他下了個有趣的小結。「我覺得沒有絕對樂觀的人,有多少正能量就會有多少負能量。」如何正負平衡,是邁入三字頭的體悟,而呂士軒私心喜歡「記錄」下這些過程。可能是某個人講過的話、電影裡的台詞,或是自己寫過的歌。他說,「確實,把以前的東西拿出來看,會在你快要迷失的時候告訴你一些事情。」

除了紀錄的回顧,另一個方法便是要懂得適時的放鬆。手足球是呂士軒一直持續投入的運動,而這也和他閒不下來的個性相符合。眼手協調之餘,還要同時掌控多支球桿,若是沒有專注力和敏捷的反應,難以多工的人很容易手忙腳亂,但他卻相當沉浸其中。

他說自己偶爾會跟球友去行者或是銅猴子打球,或者獨自前往。點上一杯咖啡、自己一個人練練運球,也能自在地玩上好一陣子。「我最近在學著放鬆,30歲好像有個滿大的轉折正在發生,但我還在感受是好是壞。」他伸了伸懶腰,或許30歲的他便是正在學習如何讓自己收放自如,一如球台上可以控球得當的戰術。

30世代 台北嘻哈故事的後話

回顧呂士軒一路從20世代走到了30世代,問他最在意的是什麼?

「我希望講出來的話像我自己的,而不是去嚮往成為某一個人,就像我唱了,你就會知道我的風格是什麼。」現今饒舌音樂相似的風格已經四處可見,呂士軒更在意的是,創作出能打動人心、不一樣的音樂。

屬於台北的嘻哈故事還在不斷傳唱,而屬於呂士軒這個世代的饒舌10年,從聚集西門町的時期,到生活落定、跟著台北的脈動前進。或許聽完這段青春故事,再回頭聽他的歌,腦中就能串聯起那一波湧起的台北嘻哈浪潮。

1 2 3
剛滿30歲的呂士軒,有著鮮明的創作風格。(攝影/蔡耀徵)

剛滿30歲的呂士軒,有著鮮明的創作風格。(攝影/蔡耀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