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9/08/07 刊號:八月號320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當藝術遇上人工智慧

陳樹熙

「藝術vs. A.I.」的爭辯重點並不在於二者擇一,可確定的是A.I.將會吃掉許多音樂工作,提高這行的入門門檻。既然「AlphaGo會影響未來一千年下圍棋的方式」,我很贊成讓A.I.分析我的作曲,藉由這沒有生命的物體,調整我對於創作的認知,協助發展新語彙、新手法,激發創意以擺脫平庸俗套,讓我對於創作有個全新的態度,它絕對會是我最嚴厲無情的聽眾與無怨無悔的老師。

文字  陳樹熙

有次跟某位知名科技界大老聊起天來,熱中A.I.的他說:「A.I.終將會取代作曲家,透過深度學習,只要有足夠資料數據,A.I.都能學得會。」

身為作曲家的我當然很不服氣,心想您未免太小看作曲了吧!這可是一門高深的藝術,絕不僅是音高、節奏、音色、力度、發音法……前後上下的組合而已,就光是這些要素的組合排列就已是「億萬又億萬」,更何況作曲還是結合著想像力、感受力、結構性、美感判斷、情緒表達、語法語彙等,屬於人類情感與美感想像的高層次抽象藝術品,A.I.怎麼可能辦得到!我可是活生生、有血、有肉、有情感、有靈感的人類,它只不過是一部人造的死機器!

A.I.介入已是進行式

或許我們常被耍萌裝笨的Siri所騙,也覺得會猜年齡的Pepper很cute,不會覺得有威脅,但是當一群猴子亂敲打字機,有可能打出莎士比亞名句,那若是A.I.不眠不休的把音符排來排去,也該會排出巴赫著名的小步舞曲吧,那更不用說運用巴赫作品所製出的演算法了!在「取代人類工作」熱門議題上,看看網路上A.I.創作的歌曲,A.I.挑選出「必紅」的流行歌手,一九七○年代的電腦作曲,便知A.I.介入這行業已是現在進行式而不是未來式!

遙控機操作員打下敵機能不能算是「空戰英雄」?一般觀點認為不能算是英雄,因為操作員並未涉險。據說川普並未因為被擊落的是無人偵查機並無人命損失,而興兵攻擊會造成伊朗一百五十人死亡,所以未興兵作戰,但是總不能把「人命無價」的論點,一直拿來當作人類價值的護身符吧!

記得卅多年前在Graz聽電子音樂發表會,曲子播放完畢,作曲家不在場,我當下愣在那裡,心想給一對黑漆漆的喇叭鼓掌實在是件荒謬到愚蠢好笑的事。在人機組合裡,什麼算是人類的?什麼是機器的?什麼又是程式設計師的?什麼又是隱藏在程式碼後面的鬼魂的?假如有天有人用演算法寫了一首鋼琴曲,這該算是他的原創作品,還是合著作品(作曲:XYZ與E-Comp演算法,運用HW量子電腦運算,以巴赫的樂曲為數據母體)?鼓掌是對於上述的哪一項,還是對於所有的總和,或是部分組合?所幸若還有個人類在彈鋼琴,就算我們是給他鼓掌好了!否則作為表達肯定的「鼓掌」這個形式,還真的不知是針對什麼而發,再者,沒了「鼓掌」現場演奏會還開得下去嗎?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