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0710 刊號:61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公民參與 民主生活的美好實踐

文-Arya.S.H 攝影-林冠良 圖-台北市民政局、台北市立動物園

參與式民主在台北有許多落實管道。(圖為參與式公民提案的住民大會階段。)(圖/台北市民政局)

2014年太陽花學運、香港雨傘革命接連啟動,不僅反映出人民對封閉式執政的疑慮,也讓「開放政府」的議題重新成為大眾關注的重點。如今無論是透過公民咖啡館、i-Voting、參與式公民提案(又名參與式預算)或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等管道,公民參與已真正走入每個人的日常,成為新時代的台北文化。

以溝通與思辨 開啟公民參與之門

「城市住民和政府代表坐在同一張桌子談話,彼此針對一個特定問題有效溝通,充分表達各自立場,同時也看見他人需求;共同找尋解決問題的良善之道,這個畫面就是台北市長柯文哲和台北市政府所期待看見的未來。」台北市政府市長室顧問蕭伶伃說道。

為了廣納施政策略,市府在2015年設置了「公民參與委員會」的任務型組織,推動「參與式公民提案」。在不違背公平原則、施政方向和人事任命等基本原則下,邀請年滿16歲、在台北市讀書、工作、居住的民眾主動發聲,提出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所察覺到並希望改善的事務,與市政單位、廣大市民共同討論,決定是否編列一部分公共預算加以實踐。

從徵求提案、住民大會、審議工作坊、公開展覽到宣傳、投票等不同階段,每項環節都傳達了市府對透明公開、公眾參與、協同合作的理念。相較於過去,民眾的需求只能於非正式平台或委託民意代表發聲,參與式公民提案為城市發展開拓新的可能。

蕭伶伃表示,從前政府及民眾間會發生爭議,絕大多數是因為溝通不足所導致,參與式公民提案則搭建了雙向溝通的橋梁,扭轉彼此的刻板印象,然而是否能順暢地推行,還需仰賴一個城市的民主成熟度。公務員需要走上前線,以自身專業給予提案民眾所需的協助與建議;對民眾而言,參與式公民提案是能表達訴求的工具,需要累積對政策與公共事務的思辨能力,並設法將想法具體化,雙方才能聯手實踐市政建設。

城市生活的兩種參與式民主路徑

蕭伶伃說,常有人會混淆i-Voting和參與式公民提案,二者的不同之處在於,i-Voting提案處理的事務以「城市」為範圍,例如去年以98%壓倒性票數通過的「動物園增加不對外開放時間」,即是攸關全市的重大決策;而參與式公民提案則聚焦於單一行政區,大都以生活周遭的區域事務為主,像是鄰里街道美化、增設社區農園等。

值得一提的是,參與式公民提案特別於過程中設計了「住民大會」、「審議工作坊」等階段,讓提案人、住民、區公所和市府相關代表能全面性地進行案件討論。

當提案人在住民大會和審議工作坊表達想法後,便會得到來自多方專業建議,集合眾人之力將概念加以打磨拋光,常有人因此發現,自己的訴求仍有需要補充或換位思考的必要。以公園改造提案為例,曾有媽媽提案希望能擴大公園沙丘區域供幼兒自在玩耍,但討論後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的提案會妨礙行動不便者和年長者使用公園時的便利性,因此修正了原始的構想。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