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0710 刊號:61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喝一杯老茶底的台北手搖飲 ——吳氏設計 吳孝儒×琅茶 蕭意玟&楊德威

文-許慈恩 攝影-蔡耀徵

一種台北文化 各自表述爭鳴

若喝茶文化能寫成光譜,琅茶代表著講究的品茗,那或許吳孝儒所關注的手搖飲日常,就是跨越整條光譜來到隨興至極的另一端,「但我從來不覺得這是兩件對立的事。」雙方代表不約而同地說,原以為會迎來一場「正統茶」和「隨便配」的大比拚,聊著聊著,卻發現一切觀點太過相似,風格化的泡茶方式和有點亂來的客製化手搖茶其實是同一件事,恰恰體現了台灣人特有的「混搭」基因,有些任性卻充滿活力。

例如多多搭配綠茶、本地茶葉裝進異國風情的茶杯,混合作為本體讓「台味」推陳出新,吳孝儒說,「手搖茶的有趣之處,就是在一口之中能喝到3、4個產地,不只是茶葉來源不同,牛奶、珍珠也各有產地,那口滋味是很複雜的,只有台灣人會這樣弄。」語音剛落,光譜另一端的代表蕭意玟則同感地表示,目前也有合作夥伴把琅茶的茶和咖啡調和在一起,「台北是一個非常自由奔放的地方,不管是精品茶或是手搖茶,若要探索茶的世界,你可能會覺得非常有意思,因為永遠有新鮮的發現。」她一語點破,大家都同感地笑出來。

像是不同端點的人都願意試著相遇、彼此熟悉,於是促成了慢慢往中間靠攏、融合的台北喝茶生態。在不斷的互相交錯、真誠溝通之中,我們隱約可以看出推動台北茶產業革新的兩條路徑,從手搖茶出發、以策展設計呈現茶文化的吳孝儒,代表的是由生活出發的「民情」端,透過與日常相關的手搖記憶,引領人們進入博大精深的飲茶世界;而每一季都深入產地,帶回單品茶葉的蕭意玟與楊德威,則是「風土」的轉譯者,藉由入口的茶,說出在地真實的茶葉文化。

茶與城市 新與舊的進行式

問起兩個端點的轉譯者,如何看待茶和台北?以茶葉為本體的琅茶,分析台北是一支「輕烘焙的阿里山烏龍」,因為經過輕焙,所以比一般的烏龍更具甜味、容易入口。「它是有一點點火候的,但整體給人的感覺很好親近、喝完會有點想念。」而對茶藝工作者來說,台北的國際能見度很高,「許多旅客會從台北開始認識台灣茶。」蕭意玟說,這就像阿里山烏龍,既是絕佳入門,也代表著台灣經典的味道。

而從「人」的面向出發,吳孝儒則描繪台北很像是每個人心中都一定記得、那帶點麥香的古早味泡沫紅茶,「其實直到現在很多紅茶也還是會帶一點麥香,這是在其他國家沒有的味道。」走在前端卻也念舊,在新與舊之間不斷混合、碰撞出新滋味,那便是獨有的台北敘事。

1 2
對琅茶而言,從茶具到茶葉呈現,在當代都有許多不同的可能性。(攝影/蔡耀徵)

對琅茶而言,從茶具到茶葉呈現,在當代都有許多不同的可能性。(攝影/蔡耀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