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0610 刊號:61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漫遊水岸 找尋人與水的關係

文/游姿穎、Tiffany Ku.攝影/KRIS KANG.圖/衍序設計規劃

其實日本時代的納涼祭,源自於官方舉辦的「納涼會」,是日本傳統用來消暑娛樂的夏季夜間活動,就像是夏日的夜市一般。日本政府透過這樣親民的活動,撫慰當時的在台日人,而且北投是當時具有指標性的溫泉休閒勝地,也是上流社會與王公貴族最愛的休憩中心,泡溫泉也成為一種生活的休閒。

也因為北投納涼祭,讓劉真蓉有機會接觸北投的地熱、溫泉等天然珍貴資源,她發現在台灣所受的建築和景觀相關訓練,較少傳達與自然相處的概念,也因此日常生活中比較少機會去思考「親水」的意涵。「當時我們在溫泉博物館的浴池中注滿水,並且在水上放置漂浮的水鈴營造出沁涼感。」她說,當浮鈴被風吹動,呈現出宛如流水般的感受,重現納涼意象。

談到近年興起的河濱公園,劉真蓉分享,「宜蘭其實做得很棒,以河為基礎、堆疊日常,冬山河之美,宜蘭人總是津津樂道。台北的基隆河其實也很美,但在真正親水之前,我們得先面對暴雨的問題。我們離『讓生活真的建構在自然環境之中』還有一段路要努力。」

在城市中創造水岸

水岸會消失,也有可能重新再現。劉真蓉回想起曾經參訪的澳洲雪梨溼地公園(Sydney Park Wetlands),原為廢棄垃圾場,後來反轉成溼地公園,並用溼地雨水收集系統重新創造都市水岸,讓當地野生動物和植物重返城市。劉真蓉印象最深的不僅是公園現在綠意盎然、一片生機,以及藏身公園自然樣貌中的廢水處理機能,還有雪梨市民帶著孩子們從事各種戶外活動的身影與笑靨。

「我想這樣結合水景、地景與生活樣貌的公園,才是成功且人們需要的。希望台灣哪天也能做到。」劉真蓉說。在匆忙、變化快速的今天,我們不應該忽略身邊的自然之美與物外之趣,也許找回那顆對自然的崇敬與感恩之心,才能拉近現代人和自然的關係,並藉此找到與河共生最適當的距離。

1 2
找個時間親近水岸,尋回與水的親密關係。(攝影/KRIS KANG)

找個時間親近水岸,尋回與水的親密關係。(攝影/KRIS K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