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0610 刊號:61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看電影,約嗎?」用電影寫下城市氣味 ——

文ーStella Tsai.攝影ー王文彥.圖ー台北電影節

以城市為名,又能在城市街頭觀賞電影,是台北電影節獨具的風格展現。(圖/台北電影節)

作為台灣影片產業最大的集散地,台北不僅肩負最多的票房、最大量的觀眾、最多元的影片院選擇,還有各式因影片而衍生的活動。作為首都,台北的日常風景自然是外國影視業者體現台灣的取景首選,但對於創作者掛帥的台灣影視產業,又是如何在創作中體現這座城市?

藉創作者之眼品嘗城市氣味

回首早期新浪潮影片,台北在楊德昌、侯孝賢等影片大師的鏡頭下,留下許多珍貴的歷史記憶,像是楊德昌導演《一一》中的圓山大飯店,侯孝賢導演《天涼好個秋》、《戀戀風塵》中的台北車站,畫面中的台北如此美麗,讓人懷念不已。而後2012年《愛Love》拍出台北年輕男女的愛恨情仇與生活浮沉;再到去年票房黑馬《誰先愛上他的》,雅俗共賞的敘事節奏,將台味寫實的家庭風貌刻畫入裡。台北變了,影片記錄下這座城市的複雜與多元,體現內藏的美麗與哀愁,透過影片創作者的眼睛,留下難能可貴的時代氣息。

「影片呈現的城市之所以有趣,是透過創作者的眼睛轉化與詮釋的空間。」王師舉鍾孟宏導演《一路順風》為例,影片開頭的台北宛如一座巨大的迷宮,人在裡頭鬼打牆,找不到出口。王師認為,只是用紀實的方式捕捉地景風貌,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創作者的眼睛是關鍵,他沒有用濾鏡把這場景變成另一個地方,而是透過美學的轉換,呈現這座城市的真實。」

「台北一直在改變。」李亞梅認為,拍台北最難的就是變化太快,區域間的差異也大,她笑說:「我所感受到的台北,未必就是你感受到的。」且不談新浪潮時期的影片,她認為近代國片中,能將這種城市氣味表現到位的,當屬張作驥導演的《醉・生夢死》。曾在景美住過幾年的她認為,影片中所描繪的景美夜市不僅貼近真實,底層人民的生活樣貌也栩栩如生,透過創作者的個人風格,呈現無地域之分的影片樣貌。「老實說當年看完我很震撼,」她認真說:「沒想到居然能在一部片中,感受到生活的氣味。」

影片作為慶典的夏日狂熱  

過去接觸影片的途徑較為有限,影展是影迷們觀賞海外影片的重要管道。王師回憶年輕時追影展,「看完晚場影片出來,新光影城樓下總是一片黑,警衛頭低低地在睡覺,感覺好恐怖,但很有節慶的氣氛。」他笑說,沒想到經過這麼多年,這股懷舊的味道反倒成為影展的特色。台北影片節以中山堂為中心,向外輻射至整個西門町,每年夏天凝聚的這股狂熱瀰漫街區,發散到眾人的想像之中。他笑說:「就算不看影片,光是走在街上,都能感受到那股躁動的節慶氣氛。」

「其實港澳都很羨慕台北有一批會看藝術片的觀眾,以及播映藝術片的戲院。」李亞梅說,影展之於觀眾的意義,不只是打開視野和培養品味,而是經過這二、三十多年的累積,台灣不僅一年就有二十幾個影展,還以台北為中心,培養了一批批熱愛影展的觀眾,讓看影片漸漸成為台北市民的日常,每一次影展票券啟售,影迷們的討論鋪天蓋地,可見魅力所在。尤其在網路尚未普及時,首映或是獨家引進的影片一發行,也能看到影迷徹夜排隊搶票的情景。

1 2
以城市為名,又能在城市街頭觀賞電影,是台北電影節獨具的風格展現。(圖/台北電影節)

以城市為名,又能在城市街頭觀賞電影,是台北電影節獨具的風格展現。(圖/台北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