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畫刊 發行日期:20190410 刊號:6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當我們玩在公園裡 有一座屬於大家的遊樂場

文/林君燁、攝影/KRIS KANG

緊鄰赤峰街的建成公園,遊具融入當地打鐵街在地文化特色,不同高度的滑梯設計,提供小孩更多交流的機會(攝影/KRIS KANG)

台北的孩子真幸福,「台北兒童月」在整個4月都有好玩的活動,為童年留下美好記憶。不過,兒童的快樂,不只建構在特別的節日上,為了讓不同年齡及不同身心發展的孩童,也能在公園一起玩樂和成長,台北有越來越多更好玩、更有趣的特色公園,讓「玩」成為所有人的權利。

不是只有都市裡的小孩子需要公園,媽媽也需要公園。公園公園我愛你,只要天不下雨,離開公寓大樓小盒子,誰不想在公園裡的遊戲場溜滑梯、玩沙,爸媽也順道放風。在多變的春天,遇到難得放晴的空檔,我們邀請經營知名親子部落格Rice & Shine的周筠,以及台北市政府設計美學整合小組委員陳彥良,一起來花博公園裡的舞蝶共融遊戲場曬太陽。

育有二子的周筠在遊戲場的草皮上席地而坐,分享自己剛從南非搬回台北時,還真覺得公園「有點鳥」。南非地大,光是家的後院已足夠遊戲。為了兩個兒子,一家子做了許多功課,常常一星期就瘋跑5、6個公園,但兩歲半的大兒子依然覺得好像沒那麼好玩。

共融式公園裡有一座大家的遊戲場

在台北搜索嘗鮮的過程,周筠發現樹德公園遊戲場似乎有點不一樣,國產杉木支架纏繞手工織網,可以讓不同年紀的兒童盡情攀爬,周筠說:「我先生是室內設計師,很注重遊具的細節。我在旁認真拍照時,旁邊媽媽過來跟我說,這是共融式的。」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這個「專有名詞」,也才意識到,原來兒子開心地玩了好久,是因為公園裡頭的遊具跟其他公園相比有些許不同。

「罐頭遊具對小小孩來說還不錯,更大一點的小孩就會覺得有點無聊。」陳彥良表示,塑膠遊具容易拆解再組裝,方便量產模組化,於是一模一樣的罐頭遊具在公園裡無限增生,卻無法滿足不同階段的小孩。他進一步解釋,「共融是 Play For All,不同年紀的小朋友都可以玩,身心障礙的小朋友也可以一起遊戲,不會被區隔開來。」

目前台北市有許多共融式遊戲場,分散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像是榮星花園、大佳河濱公園、碧湖公園、中研公園、兒童新樂園、士林4號廣場、大安國小、建安國小等。這些公園的登場,有部分可以歸功於兩個非營利團體的奔走,「還我特色公園聯盟」強調兒童肢體的冒險和探索,而「身心障礙兒童權利聯盟」關心身心障礙小朋友的遊戲權,兩股力量匯流,造就孩子的開放遊戲空間。

「最初是從兒童人權和兒童遊戲權,延伸出來的空間來改造,但其實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才是共融最重要的環節。」陳彥良如此形容,因為共融設計像是一場社會運動,會面臨到不同價值觀的討論,像是挑戰型的遊具便是其一,當周筠被問到擔不擔心挑戰型遊具難度高,兒子可能會受傷,她大方地表示,「還好耶,因為最多手斷掉呀,沒被拐跑,人在就好。」因為挑戰性高的遊具,可以讓容易緊張、個性害羞的兒子,有機會多多接觸他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