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9/04/01 刊號:四月號316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離經叛道的詩  忘年之交的樂

李秋玫

「魚.石頭.聽禪聲」洛夫&錢南章音樂會

當年,作曲家錢南章應詩人洛夫之邀,以後者的詩作寫歌,留下了傳唱動人的歌曲,差距廿歲的兩人,也結下忘年的情誼。五月初的「魚.石頭.聽禪聲」音樂會,將演出錢南章以洛夫詩作發想而寫的兩部作品:第三號交響曲《背向大海》與《大悲咒》與我的釋文——給女高音三重唱、混聲合唱與打擊樂,在洛夫逝世一周年的時刻演出,別具紀念意義。

 

「魚.石頭.聽禪聲」洛夫&錢南章音樂會

5/11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文字  李秋玫

一九八八年,詩人洛夫透過朋友找上作曲家錢南章,邀約他以自己的詩創作。他譜了四首歌曲首演,雖說是一場作品發表音樂會,現場倒像是藝文朋友們為洛夫慶生的盛會。在樂聲的渲染下,詩人朋友們亦以詩歌發表、輪番上台接力朗誦,抑揚頓挫、熱鬧非凡。回想當時,錢南章仍回味無窮,尤其是洛夫寫給夫人的情書〈因為風的緣故〉及描寫一段無緣的情感〈寄鞋〉兩曲,不但感動人心,日後更被聲樂界不斷傳唱。會後,介紹人揶揄地笑:「你們兩個大男人,寫了兩個小女子的心事。」那年洛夫六十歲,錢南章則是四十。

忘年之交  惺惺相惜

後來在不同場合相遇,洛夫總會送他詩集,下次遇到又送一本,出版新書再寄來一本,到後來錢南章家裡收藏的詩集不但齊全,更多重複。二○○九年洛夫出版詩歌全集,看著發表會上大大的「背向大海」四個字,竟親自問他:「這有機會變成歌曲嗎?」同年恰巧收到兩廳院的「樂典」委託與錄製計畫,錢南章立即藉機寫了第三號交響曲《背向大海》,在第四樂章的合唱用上了這長達一百五十五行的詩。他告訴洛夫,演出時一定邀請他到場。可惜樂曲卻陰錯陽差無法錄音、也沒有演出。年復一年,他總在寫給洛夫的聖誕卡上,告訴他「還沒、還沒」。直到錢南章告別杏壇音樂會上終於得以在學校演出,但洛夫卻不克出席。兩年前舉辦洛夫的全場詩作歌樂時,看到洛夫回應在場嘉賓的一刻,卻是坐在輪椅上。

計畫趕不上變化,遺憾徒增感嘆。總算盼到《背向大海》得以在國家音樂廳演出,錢南章立即著手創作了構思許久的作品:《大悲咒》與我的釋文——給女高音三重唱、混聲合唱與打擊樂。「……活著一塊肉,有機物加碳水化合物,死後一堆蛆,雖然不值一顧,而煩惱不來也不去,慾念不即也不離,如要涅槃,多尋煩惱,用活舔乾污血,吞食骸骨,蛇蠍與蝨就讓牠們留在身上,與蛆同居一室,共同鑽營,把我們掏空,一無所有。大悲大悲。」讀完大悲咒,又看見洛夫離經叛道的釋文,錢南章讚嘆不已:「一個人怎麼能夠寫出這樣的文字來!」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