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9/04/01 刊號:四月號316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離經叛道的詩  忘年之交的樂

李秋玫

只有背向  才能仔細聆聽

「《大悲咒》有字無義,」錢南章說:「即使原始是古印度文,具有意義,但對普通人來說,可以唸出聲音,卻不懂其道理。」為此他不但請教了釋惠敏法師,花了功夫標註唸法、找出段落,更依據洛夫後段的釋文,寫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作品。「我在樂譜上明確寫下『超現實分列式』!」對照洛夫超現實詩作風格,錢南章雀躍地說:「我希望以『音樂劇場』的形式演出,讓合唱團員排成一個方正(六乘以六、七乘以七等排列)的數量,表演的時候要有分列式動作,又像跳舞、又有燈光。」前半段《大悲咒》傾向誦唸,配著很重的打擊樂;後半段突然有三位女高音重唱,配合著三位演員、一位敲著木魚的小沙彌,呼應念咒時的三稱,及洛夫釋文裡「三」的元素等等,由導演謝杰樺、指揮鄭立彬帶領台北愛樂合唱團、國家交響樂團的演出畫面,錢南章說:「一想就感到很興奮!」

在狂野不羈的文字背後,洛夫是個熟讀經書、虔誠的佛教徒。佛陀的寓意與人生哲理,在千帆過盡之後,悟出的禪道已非凡人所想。重讀他《背向大海》詩作,才理解轉過身來,方能深刻體會梵唄海濤、看見內心。突然想起眼前為耳疾所苦的錢南章,用溫暖和煦的笑容,透露他得背著大牆壁當作反響板,才能將對方的聲音,聽得更為清楚。

 

BOX

詩魔與大悲咒

三月才剛過逝世周年的詩人洛夫(1928-2018),堪稱是台灣現代詩壇創世紀的靈魂人物之一,由於超現實主義表現手法近乎魔幻,被詩壇譽為「詩魔」。不但對台灣現代詩的發展影響極其深遠,其詩作更激起音樂家創作靈感,台灣當代作曲家盧炎、馬水龍、游昌發、錢南章等人都寫過不少以洛夫詩作譜寫各種形式的作品,由於文字搭配音樂,因此尤以藝術歌曲最為普遍。除此之外,洛夫之子莫凡也曾經以民謠、通俗的曲風與歌手袁惟仁組成「凡人二重唱」走入流行圈子。現雖已退出樂壇,但曾以父親的詩作〈因為風的緣故〉創作歌曲,留下動人旋律。

《大悲咒》,據釋惠敏法師的解釋可以說是:「以大悲觀世音菩薩等聖賢為典範,祈求眾生離苦得樂、消災免難的祈禱文。」洛夫以他詩人的眼光做另一番解讀,而錢南章則又根據洛夫的釋文進一步以音樂劇場呈現。事實上以佛教經點梵文入樂,並非錢南章第一次的創作。在千禧年前後,他也曾感觸於天災與人或,接受台北愛樂合唱團的委託,以西方的安魂曲為思考,從佛教經文選擇與解讀,最後選定超渡亡者、寬慰生者的《佛教涅槃曲》(佛說阿彌陀經),將宗教藝術化。(李秋玫)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