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09/06/01 刊號:00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世衛大會落幕了 台灣捲袖幹活吧

團結對外都嫌涉外人才少 內鬥有何意義?
周盈成

宋晏仁(左一)、陳培哲(左二)參加WHA情形。陳培哲希望台灣未來也能夠受邀觀察WHO的其他會議,包括政府間會議。

對台灣意義重大的一屆世界衛生大會(WHA)落幕,台灣從官方到民間的各路人馬以不同方式度過了短暫的日內瓦初夏時光。總的來說,會場內沒什麼驚奇,人人都還有好多事要做。

5月22日下午,當衛生署副署長宋晏仁在大會閉幕式後步出會場,中央社記者對他說「The party is over(舞會結束了)」,他很敏捷地回應「Work just begins(工作才開始)」。

什麼樣的工作?宋晏仁說,這次與會有個極強烈的感觸,就是會議的程序、發言應有的內容、運用的語言等,都很重要,然而台灣脫離國際組織太久,各部會涉外事務少,人才缺乏。

脫離國際組織太久的台灣 涉外人才少

因此,他說,一向只聘用衛生專業人才的衛生署,「以後要慎重考慮聘用國際事務人才,甚至自己培養,刻不容緩」。

宋晏仁說,台灣在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前,還是觀察員時,經濟部就派了一組人在日內瓦進行相關工作,現在台灣成為WHA觀察員,政府似可比照辦理。

不過這兩者其實有些差異。當初台灣是已在預備加入WTO的階段,因此具有觀察員地位,但這次成為WHA觀察員,則無關乎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只是受邀參加一年幾天的大會。

WHA是和別國政府衛生部門交流的好機會,這方面做得如何?宋晏仁說,「覺得還可以再多一點」;至少在他來接替已先行返國的衛生署長葉金川的大會後半這幾天,任務就是「把會開好」。
中華台北WHA觀察員代表團中的專家,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培哲在離開日內瓦前夕、5月21日受訪表示,此行主要是「了解情形」,畢竟在世衛大會會議桌上的議案,都是會員國在先前無數大大小小的會議討論過了,只是最後來做個決議。例如大流行性流感的防範,世衛祕書長陳馮富珍就說,之前就已開了約1,000場會。

陳培哲說,由於對各議案先前的情況了解有限,所以其實並不容易跟上。他希望台灣未來能夠也受邀觀察WHO的其他會議,包括政府間會議(IGM)。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顧問吳運東也表達相似觀點,尤其強調參加亞洲或西太平洋的區域性會議,「非洲、美洲畢竟遙遠,我們應該先穩固在地」。

吳運東多年來參與推動台灣加入WHO,這次來日內瓦,也依例安排台灣衛生署長在世界醫師會(WMA)的場合演講。雖然台灣政權輪替,參加WHA的方式和以往所期待不同,他仍加以肯定。

在衛生專業上 好好表現更重要

「以往最早從民間、醫界開始遊說,到政府也列為重點工作一同推動,這是第一幕;今後要演第二幕了,台灣要在衛生專業上如何好好表現,這更重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