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09/06/01 刊號:00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你確定你吃的是食物嗎?

沒有品質的假食品、空食物 讓人過食卻營養不良
嚴珮瑜

複雜的加工製程 已將食物營養消耗殆盡

波倫也在書中指出,全食物被分解再製為精緻食物,就是為了耐久和運送方便,食物器械的發明加速了這個程序,但複雜的加工製程已將食物的營養消耗殆盡,因此口感柔軟的麵包可能只是毫無營養的空食物。

1930年代維他命的發明讓商人開始在麵粉裡添加維他命和葉酸等成分,但這並沒有減低精緻麵粉增加糖尿病和心臟病的風險。自1909年美國農業部大幅放寬飲食中糖和精製碳水化合物的比例後,美國飲食就以糖和碳水化合物為主。

此外,從土壤改良到保鮮包裝,食品工廠的加工線,就是一連串添加生化改良劑和化學成分,將複雜植物生長因素簡化為生產線的過程。他也指出,為了降低成本而大量生產的食品,犧牲了食物的品質,而重量不重質的飲食,讓人變得過食過飽,但卻營養不良。

工廠資本主義偏愛耐放的穀類種子,也造成西方飲食缺乏綠葉蔬菜的傾向。更重要的是,現代營養學的崛起,讓人們逐漸忘掉過去傳統飲食文化所留下的經驗與智慧,轉而參考食品工業和市場行銷連手設計的「營養加工食品」或熱量表,來決定每天的飲食內容。這些工業化的食物鏈,正一步步讓人們陷入美味、方便、營養理論與健康問題的現代飲食迷宮中。

吃食物、以植物為主 吃少一點

那麼,綠色世代該怎麼吃?波倫給我們三句話:吃食物、以植物為主、吃少一點。凱斯勒則建議我們可以建立新飲食觀:解除食物的美味密碼、強化新認知、擺脫誘惑-衝動-滿足-習慣的惡性循環。因為凱斯勒提供許多栩栩如生的例子,讓原本生硬的認知行為重建理論讀來特別親切易入手。兩位綠色世代作者的健康食物觀都是建立在認知與概念的重建上,因此不鼓勵「短期見效」的減肥或健康療效,而著眼在達到長期、自主的健康食物觀。這點值得肯定,畢竟健康本來就不是一蹴可幾的。

有趣的是,在經濟不景氣的今日,兩位作者提出的實用指南,在某個程度上,勢必會引起食品行銷製造廠商和綠色世代的兩種極端反應。比方說,波倫提出「少去超市,多去農夫市集」、「避免超市中央地帶,因為那裡擺放最多加工食品」、「避免購買有健康訴求的食品」這些建議。凱斯勒更妙,他不諱言地宣稱「唯有視食物為敵人,而非朋友,才能長久地改變過食的惡習」、「就算菜單上有很多美味食物,你也不一定要吃」,並建議從全面的食品標示、教育宣傳活動、規範食品行銷等管道著手改善美國的過食問題。

這些大膽的建議讓人佩服他們的勇氣!一方面,這樣的新食物觀應該是讓我們脫離資本主義食物營養魔咒的好機會,但另一方面,食品廠商和連鎖餐廳應該會跳腳抗議吧?也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說他們是選擇較少人走的那條路。

1 2 3 4
麥可‧波倫(Michael Pollan)2008年出版的《食物無罪》(In Defense of Food),是本讓綠色世代鼓掌叫好的書。嚴珮瑜翻攝

麥可‧波倫(Michael Pollan)2008年出版的《食物無罪》(In Defense of Food),是本讓綠色世代鼓掌叫好的書。嚴珮瑜翻攝

大衛‧凱斯勒(David A. Kessler)2009年春天出版的《終結過食》(The End of Overeating)。嚴珮瑜翻攝

大衛‧凱斯勒(David A. Kessler)2009年春天出版的《終結過食》(The End of Overeating)。嚴珮瑜翻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