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09/06/01 刊號:00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你確定你吃的是食物嗎?

沒有品質的假食品、空食物 讓人過食卻營養不良
嚴珮瑜

大衛‧凱斯勒(David A. Kessler)2009年春天出版的《終結過食》(The End of Overeating)。嚴珮瑜翻攝

看了波倫和凱斯勒的書後,我停止吞口水了;因為我突然查覺,原來我吃得津津有味的巧克力棒和餅乾蛋糕,是工廠的產物,而工廠大量生產的食物,已經不是我們的爸媽習慣吃的、手工製作、有保鮮期、不知道熱量,但是吃得出新鮮與否的食物。

這些包裝精美、口味一逕香甜的甜點餅乾等商品,雖然在包裝盒上清楚標示熱量、糖分、鹽含量、油含量等營養標示,甚至常常有無脂肪(fat-free)、無糖(sugar free)等配方,讓一些有特殊健康考量的顧客享受同樣美味。

但仔細想想,如果不是工廠機械精密測量,並添加特殊香料,或特殊保鮮配方,這些商品怎麼可以在口味、顏色、大小、香氣、熱量各方面都如此精確的被生產出來,並維持較長的保鮮期?

我是在吃食物,還是在塞進某種假的混合物?

這些疑惑原本只是在我心底蘊釀,直到有一天我買了一盒工廠大量製造出品、標示為低熱量的巧克力布朗尼蛋糕,吃了一塊後,那死甜的口感和過度鮮豔的巧克力豆,讓我對眼前的食物感到疑惑。我覺得這不是我記憶中布朗尼的滋味,我開始懷疑,我是在吃食物,還是在塞進某種假的混合物?這塊「較低熱量的布朗尼」是要滿足我的甜食胃?還是要滿足我的營養需求?

另一次,我買了超市促銷的軟餅乾。雖然看起來很像手工餅乾,而且由超市中央烘培坊製做,但吃了幾片後,濃郁人工南瓜味和甜膩巧克力豆餅乾體告訴我,這大批製作的餅乾肯定是由幾桶便宜人工調味的麵糊加工製成的。但我想,吃餅乾很快樂啊,讓我回到小孩子的時光。奇怪的事發生了,原本應該讓我快樂似神仙的軟餅乾,卻讓我從當天下午開始頭痛作噁,持續兩天之久。這段自虐的過食經驗讓我正式思考:食物的意義為何?到底是什麼讓人類產生大吃的欲望?

曾在布希和柯林頓政府時期美國食品及藥品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擔任要職的醫學博士凱斯勒,在《終結過食》一書裡,對美國食品工業操弄控制的美國飲食方式,提出精闢入理的分析。他指出,人們對食物的欲望其實是可以被掌控的,而食品工業就是掌握了刺激消費者食欲的各種方法,像是撩起歡樂回憶與氣氛的食品廣告,或堆疊糖、油、鹽,讓人一口接一口的各式「美味」便宜餐點。

但這些過度調味、層層堆疊的美式食物是真的食物?還是只是化學加工品?凱斯勒提出許多證據,告訴我們許多著名連鎖餐廳提供的餐點,包括香辣雞翅等肉品,都已經不是真正的食物,而只是工廠大量加工、注射肉質軟化劑等、預先裹粉、炸過、冷凍,再分送到各店,等待加熱處理的假食品。而美國絕大多數城市裡無所不在的超市、便利超商和販賣機,讓人們太容易取得食品工業提供的源源不絕的商品,造成隨時都在吃的「過食文化」。而人們要戰勝過食的魔咒,只有察覺食品工業對自身的控制,並練習克服無所不在的誘惑、養成新的健康習慣,才能跳出令人無力的食物迴圈。

1 2 3 4
麥可‧波倫(Michael Pollan)2008年出版的《食物無罪》(In Defense of Food),是本讓綠色世代鼓掌叫好的書。嚴珮瑜翻攝

麥可‧波倫(Michael Pollan)2008年出版的《食物無罪》(In Defense of Food),是本讓綠色世代鼓掌叫好的書。嚴珮瑜翻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