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9/2/1 刊號:3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一曲褪下歷史迷霧  吟哦再現林家始末

《當迷霧漸散》以台灣民主運動先驅林獻堂的生命歷程為背景,透過日本住所「遁樓」的一場夢、孫女的一封信和「萊園」戲台,牽起林家幾代說不盡的隔空思念與情感交織。劇中以林獻堂(由王榮裕、古翊汎、張閔鈞三人分飾)、祖母羅太夫人(許秀年飾)、孫女林琳(黃宇琳飾)為主要人物,穿插當時台語電影的流行,亦有魔幻辯士(孫詩詠飾)在歷史的浮光掠影中迴盪徘徊,並結合京劇、崑曲、歌仔戲等戲中戲的表現形式,召喚古老戲台上一齣齣撼人心弦的忠孝節義與生離死別,藉由劇場奇觀展開一場波瀾壯闊的華麗冒險與歷史想像。

對編劇施如芳來說,如何在有限的時間跨度裡把故事講好,是這次創作最要克服的挑戰。相較於前作《快雪時晴》,以台北故宮文物〈快雪時晴帖〉,展開一場跨越一千六百多年的歷史消長與生命流轉。在這次的創作過程中,她不斷告訴自己要把時間跨度拉大,但現實是,「林獻堂怎麼拉就是一百年的時間」。如何將有限的歷史時間,化作無限的創作空間,考驗著編劇的智慧。為了突破「一百年」的限制,施如芳最後將整齣戲,聚焦於林獻堂在日本的最後七年。

一九四九年九月,林獻堂以治暈眩之疾為由,前往日本;直到一九五六年九月,病逝日本,這七年的時間,林獻堂未再踏上台灣這片土地。期間,其友人曾數次赴日,說服這位「台灣第一公民」回到祖國,林獻堂最終不為所動。施如芳表示,「為什麼不回來?」,是林獻堂留給後世的迷思與猜想,而這個疑問始終迴盪在台灣歷史的長河中。然而,那些不曾在歷史中被說清楚、或說不出口的心境,恰巧為後世創作者提供了想像空間。因此,全劇以林獻堂的最後七年為發端,透過老獻堂在「遁樓」裡的回憶、夢境與現實的錯綜交錯,在層層的歷史迷霧與不為人知的心霧中,窺探潛藏在林獻堂「望斷歸鄉路」背後的愁苦心情與現實困境。

非線性敘事結構,挑戰導演功力與觀眾想像

此次是導演李小平與編劇施如芳三度合作,回想當初拿到劇本的第一個感想:「這就是很如芳,還是那個讓人佩服的如芳!」在李小平看來,施如芳是一名不甘願「直書」歷史的編劇。他認為:「戲劇可以是與我們有距離的歷史再現工具,若是將歷史直搬演繹的話,會很無趣。」而《當迷霧漸散》的最大特色,便是以一種「非線性敘事結構」的方式說故事。

在劇中,編劇特別安排了辯士,穿梭於每場的舞台空間與戲劇時空,牽引著原本無法跨越現實時空的人物與事件,透過歷史的錯接與並置,讓人物展開深層的心靈對話與意識流動。辯士原是近代出現的一種職業,早期專門為默片和外語片配旁白,向觀眾說明劇情;即使到了有聲電影時代的初期,台灣的觀眾仍需要辯士的說明。施如芳表示,若對應到台灣人在近代歷史的處境:「這就像是台灣人始終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一樣。」藉由在舞台光影中幻化的辯士,觀眾在看戲的過程中,彷彿也在找回屬於自己的歷史記憶與聲音。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