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9/2/1 刊號:3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歌劇人生中的寫實與不寫實

林懷民 ╳ 呂紹嘉

Q:巧合的是兩位都將卸下多年的重任了,我不知道從宣告到現在,心情有什麼不一樣?

林:我年輕的時候去糊裡糊塗做了雲門,到最後變成雲門的工作在指揮著我的日常起居,退休後我要面對一個未知。突然間有了自由,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有點害怕。我想我要學習兩件事,一件事情叫做「耍廢」,雖然大家都說我辦不到,因為我從小過動到現在(笑)。另外是我一輩子都沒能擁有的,就是「家常」——洗洗碗、洗洗衣服、拖拖地,然後想想……今天下午要喝什麼茶好呢?那是一個境界,看我練不練得出來。

 

Q:您還是可以編舞啊!

林:國外有幾個團來找我編舞。我當然不去。如果我要編舞,我就為雲門舞者編呀!現在雲門還沒有這個計畫……

不過,表面上說還可以再編,問題是,雖然我不跳舞,可是在編作的時候跟自己的身體會有一個很特別的聯繫、對話,耍廢了以後的身體可能就不會回應,那個時候我很可能就不會編舞了。而且,我也不想再學新東西了,再學新東西會使我自己更忙。

呂:我和林老師不同;首先NSO不是我創辦的,而且我到二○二○年屆滿是十年,所以雖然我對NSO的情誼也很深,但這與林老師跟雲門的淵源是不能相提並論的。此外,一位指揮在不同階段帶領不同樂團,是很正常的過程。卸下此職是我很早就想好的決定,所以心情是很平靜的。音樂總監被賦予的工作很多也很重,在十年的重擔後,回來做一個純粹追求音樂的人,是我的願望。作為一位總是站在眾人之前的指揮,我認為心靈上「動」與「靜」的平衡是很重要的,這些年在台灣,感覺是很外放輝煌的,我想,接下來過一段內省、探索的時光,對繼續在藝術之路的追求,是必要的。

林:可是,你要問我說你為什麼要退休?我會說:「我不要再坐飛機了!」(笑)今年雲門在海外巡演近一百天。年年如此,夠嗆的。

呂:(點頭)這也是一個理由,事實上,我以前要回來接之前,我那時候說NO了幾次,是因為不喜歡飛太長時間……

林:可是我猜你大概會比過去十年搭更多的飛機,因為你在NSO的時間固定,你離開後,大家就會說:「喔,你有空囉,過來指揮吧!」

呂:我一直還是沒有辦法克服這種長途飛行的痛苦,雖然有一點進步啦!只是說,我覺得這理由是屬於我自己……(林:那是part of it!)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