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9/2/1 刊號:31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歌劇人生中的寫實與不寫實

林懷民 ╳ 呂紹嘉

 

Q:兩位老師最喜歡《托斯卡》歌劇裡面的哪一段?

林:啊!這很有趣。《托斯卡》有很多很漂亮的音樂、詠歎調、雙重唱等等,可是真正讓我有「哇!」的感受,大概是第一幕的終結(呂:欸!跟我一樣)前面有很多伏筆,音樂像浪潮堆疊起來,劇情、情緒都到了一個飽和點,邪惡與聖潔交纏,張力十足。相對的,後來兩幕音樂歌曲都好聽,卻只是流水交代情節。這是我個人比較外行的看法。

呂:通常我被問到你最喜歡歌劇的哪一段?我都答不出來,因為我整個都很喜歡(笑),但是為了這個問題我仔細想了一下,確定我會選擇是第一幕的最後,為什麼呢?我覺得這不只在音樂上、在戲劇上也得到了一個最高點的結合。浦契尼的作品當然都會有很優美的旋律,例如說〈為了藝術為了愛〉,可是他別的歌劇也有。但第一幕的結尾,你想想看斯卡皮亞在教堂唱出他對托斯卡的那種慾望的心,後面襯著合唱團在禱告,正是一個邪惡與跟聖潔的交會。

那旋律有著非常深層的意涵,我甚至可以用「高貴」來形容……這樣講起來有點怪(林:No,No,No,那是對的),但是他用這個高貴的旋律唱出了非常邪惡的慾望,然後那個鐘在敲,你可以想像他裡面唱,後面在禱告,到一個最高點的時候他忽然警覺到自己失態了,他說:「噢,托斯卡,你使我把上帝都忘了!」接著加入跟合唱一起唱讚美神,最後樂團的後奏也非常強的斯卡皮亞主題結束,我覺得這簡直是天才之筆!

Q:很多人喜歡表演,是因為他在演出時可以成為另外一個人,兩位認為呢?

呂:作為音樂指揮,多年穿梭於古今中外偉大作品中,與劇中人物一起經歷一切悲歡離合,對角色有認同,投入,否定……各種情緒,卻也不能忘卻隨時保持冷靜的頭腦。個人的收穫是覺得對世事懷抱同理心,卻也較能不受浮面紛擾而直視本質。我覺得:在指揮時,我變成一個比較好,比較有用的人。

林:創辦雲門的時候我沒有意圖說「我要編舞!」只希望台灣有個舞團,能到各地方去為基層民眾演出。所以常常是基層的民眾跟我講的話,給我最大的鼓勵,讓「自己覺得很有用」,就像呂老師剛剛講的一樣。

最近英國幾家報紙把《關於島嶼》選為年度最佳舞作。這當然是開心的事。但有件事讓我更加感動。雲門去年夏天在兩廳院廣場戶外公演《關於島嶼》時,我們告訴觀眾,現場買《林懷民舞作精選》的票可以八折。有一位太太去買票時,花了很長的時間斟酌,跟我們賣票的行政人員討論到底要買八百還是買六百的票。這位女士在台北路邊賣玉蘭花,一串三十、五十的,錢很難賺,因此要慎重考慮。最後她決定要買一千二的票!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