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發行日期:201812 刊號:3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特別企畫Feature/2018表演藝術回顧/現象觀察.趨勢探索

現象3:參與式展演蓬勃發展,體驗方式多元
後數位時代 「參與體驗」成為最真實的現實
回看今年的表演形式呈現,最令人有感的莫過於「參與式藝術」,不管是戴上
耳機、五感齊發的行走體驗,在過程中參與投票、議題討論,或是以素人身分
加入演出,多樣的參與體驗表演可說是蓬勃發展,蔚為風潮。表演藝術獨有的
現場性與共時性,讓參與成為個人獨特的經驗,是這類型藝術深具魅力的特色
之一。
文字 羅倩 劇評人
強調觀眾參與、互動、浸潤的展演,今年蓬勃發展,使參與式藝術相關的詞彙
成為熱門議題。現今的參與式藝術概念已大幅度橫跨了當代藝術、視覺藝術、
表演藝術範疇。在過往也不乏相關的討論,如在社區營造下的參與式藝術、行
為藝術、環境劇場。強調觀眾參與的作品與藝術節,就有河床劇團「開房間計
劃」(2011迄今);原型樂園《夜市劇場》(2014)與《跟著垃圾車遊台北
》(2015);「公寓聯展2016—位移之城」《日常練習:消失的動作》與《從
心設定》;與後來黃思農與再拒劇團的《其境/他方》(2017);超親密小戲
節(2010-);321小戲節(2014-)。參與式藝術強調現地創作(site specific),
從文本轉向情境式與空間體驗,不再只重視單向傳達創作者的想法,反而在作
品中開放更多空間與詮釋給觀眾,透過主導權的釋放,產生更多有機的回應激
盪。
如何創造參與式的體驗,成為關鍵
參與式演出往往具有以下特色:人數限定、小規模製作、重視個人體驗的獨特
性、強調個體行動、強調參與的介面、帶動素人參與演出、參與的不可複製性
、社群軟體APP的使用、重視遊戲參與、甚至開始結合手遊與實境遊戲。
在後數位時代,眾多百花齊放式的參與式藝術大旗下,如何創造參與式的體驗
(Experience)成為首要關鍵,如何從參與的視觸(Haptic)連結到真實的現實
(Reality)?也就是在多層次的真實與虛擬、現實與虛構之間創造新的可能。
作為年度現象觀察,本文不從現有名詞框架,而是擬以體驗作為討論參與的核
心,將今年度眾多作品依特性,區分為四種不同的體驗面向:
一、地方與場域空間的體驗
注重移動式的觀演體驗,如洪唯堯《人類派對》(2017),從看與被看的角度,透
過兩種對應的空間設計,使觀眾透過參與產生自我映射。此外,二○一八年藝
穗節舞蹈類首獎作品,即使我們生無可戀的《沒關係,白洞只是理論上存在而已
》,展現舞蹈青春爆發力以外,在動線設計上,充分利用水源劇場與廊道空間,
觀眾彷彿置身在人流中被人群(以及舞者)推著移動的錯覺。
明日和合製作所以導覽結合教育推廣,戴上聆聽裝置遊走於王大閎建築劇場的
《走路去月亮的人:沉浸式參與計畫》;聲音聆聽結合移動還有里米尼紀錄劇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