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18/09 刊號:2018年9月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歷史洪流下的公民 客家運動30年

遊行的前導車,插著一幅義民爺的黑令旗,以義民爺作為抗議的象徵。近萬人浩浩蕩蕩,從
國父紀念館,一路走到立法院,以客語、閩南語與國語發聲,沿路高喊遊行訴求,「還我母
語、客人要有公平正義的語言、媒體與生存的權利。」
當時登記為總領隊的邱榮舉回憶,「全台客家鄉親搭了二百多輛遊覽車,準備北上參加大遊
行,情治系統前一天還在勸我不要去,把大家帶去動物園玩就好,還暗示要抓人。我抱著必
死的決心,不排除就再來一次二二八的抗爭傷亡。」
1988還我母語運動大遊行,邱榮舉認為,出於搶救客家文化的危機感,爭取客家人的尊嚴和
地位,是第一個以客家人為主體的客家運動。
當時擔任新竹縣義民廟董事的林光華指出,1988還我母語運動大遊行,高舉義民旗,以「義
民爺聽不懂客家話」為訴求,要求廢止廣電法第20條的但書,亦即電視台與廣播有說方言不
得超過10%的限制,要求「客家話上電視」。
當初頭綁「還我客家話」白布條的熱血青年,現已白髮蒼蒼的前省主席林光華指出,語言文
化是一個族群之所本,我們要求所有在台灣用的語言都叫「台語」,任何語言都要受到尊重

客家文化長期以來,面臨歷史與結構的歧視,「還我母語大遊行」讓客家人發現,「原來我
們團結力量這麼大!」雖然《客家風雲》因為財務危機與路線之爭,在 1990年初期改組為
《客家》雜誌,但世界客屬總會、台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等客家社團的成立,均維持了客家
運動的能量。
客家運動,開花結果
就如客家諺語所說:「船到灘頭水路開,船到江心補漏遲。」陳石山律師指出,「1988年還
我母語大遊行」運動,當時三大訴求,現在已一一實現。一是雙語教育,二是設置客語廣播
、電視,三是修正廣電法第20條,逐步減少方言節目的限制,並且把對客語的限制變成對客
語的保障。
客家運動的首要成果,是客家權益法制化,客家事務進入官僚體系。例如2000年通過的《大
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規定大眾運輸工具加播閩南語、客語,算是客家語言在
公共領域跨出的第一步。
2001年成立客家族群專屬的行政單位──行政院客家委員會,邱榮舉認為,這時的客家運動
,從民間主動爭取,進入由官方推動客家政策的第二個時期。
其次,為了爭取客語發聲權,2003年第一部客家話發音的連續劇《寒夜》,在公共電視8點
檔時段播出;同年,金曲獎設置最佳客語演唱人獎;緊接著客家電視開播,2017年由國家提
供一個全國調頻105.9「講客電台」開播,象徵客家人爭取到客語的發聲權,和客家文化的
詮釋權。
緊接著,《客家基本法》2010年1月27日公布後,推動了諸如設置客家文化重點發展區、高
普考增訂「客家事務行政」類別、辦理推動客家語言能力認證、國民基本教育要因地制宜學
客語等政策。
為了讓國家對客家權益的保障與時俱進,今(2018)年1年31日經蔡英文總統公布施行的《
客家基本法》修正條文,進一步要求政府撥款設立「客家公共傳播基金會」,將客家廣播與
電視台,從台灣公共廣播電視集團獨立出來為「客家公共廣播電視集團」。以前稱客家話、
閩南話為「方言」,新修正條文明定將客語、閩南語與原住民語列為國家語言,反映多元文
化的語言政策。
客家文化,源遠流長
現今,客家運動進入官、民共同推廣的階段。客家研究成為顯學,政府與民間共同推動客家
桐花祭、義民祭等活動,讓文化與產業結合,尋訪保存良好的磚造伙房與客家宗祠,品嚐薑
絲炒大腸、客家小炒等客家菜,成為民眾日常的休閒活動。
國立交通大學客家文化學院院長張維安指出,台灣的客家運動,是客家人作為台灣公民的一
個過程,從客家人起初從閩、粵來到台灣,是「非法移民」,不能考科舉;或是一般大眾所

1 2 3